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ION 1

EXECUTION 1
警告:无cp向,描写练习。

“你要去哪里?”
闻言,黑影停下脚步,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过了头。“孩子,你不应该乱跑,现在在飞船上更不可以。”洛基这样说。
“这里有你和索尔。”小姑娘穿着一条白裙子,头发细致的梳着辫子盘在脑后。“我们不害怕。”
想要说什么一般,微微张开嘴,舌尖擦过齿列抵在下唇,洛基最终还是没说话,只是叹口气,返身往回走了几步,望着对方湛绿的眼睛,“赶快回大厅去,找你妈妈,好吗?”
小姑娘摇头。
无可奈何又似乎有点焦虑的摇摇头,又往回走了几步,到小姑娘面前,蹲下身单膝撑地,让视线和她相平,“听着,孩子,回去。”
“但是你要去哪里?”然而小姑娘抬起头,看向不远处亮着灯的舱门,一部分救生舱放在这里。如果趁现在大家都在大厅吃晚餐的时间用逃生舱离开飞船,被发现的概率非常小。她又收回视线,和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对视。
洛基的目光躲闪了一下,灯光下他的脸色莫名有些苍白,“我去哪不重要,你快回去。”
“我妈妈不在了。”
冰冷的金属墙壁映着无力的灯光,舷窗外是无垠的星云。
飞船在这茫茫宇宙中平稳行驶。
“......你快回去。”
“你要离开我们吗?”小姑娘问。“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地球吗?”
深呼吸,垂下眼帘,又迅速抬头,“地球不会欢迎我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欢迎你?”
“我做了许多错事,他们不会喜欢我的,一直都不。”
“但你救了我们。”
“我毁了阿斯加德,亲手。”
“你救了我们。”
“那是索尔。”
“不,”小姑娘倔强的摇摇头,嘟起小嘴,“我们在的地方才是阿斯加德。”
洛基愣了一下,又轻轻笑着,叹气。随即摸摸她的头顶,站起身,“我得走了,你回去吧。”
“你要去哪里?”这次小姑娘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摆。
但是洛基只是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穿白裙子的小姑娘就这么抬头定定的望着他,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恶作剧之神再次蹲下身,眉头似乎比之前舒展了些许。虽然,如果他想走,没人能拦住他。眼里盛了些许有一丝的笑意,轻声开口问,“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去哪里?”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们?”
论拌嘴抬杠吵架谩骂可能没人能敌得过银舌头的洛基,然而此时此刻,他再一次被噎住了,但是却不是以前那般难受。“我不能留下。”
“因为地球人不喜欢你?但你是阿斯加德的王子,你救了阿斯加德。”
“我不能留下,因为我不能再次毁了它。”说完这句,心里却是轻松了,像是一个重担终于可以放下,眉头也舒展开。邪神终于笑了。
绿眼睛的小姑娘这次没有说话,仍旧固执的不放手。
弯下腰,洛基伸手覆上她的小手,“让我走吧。”几缕黑头发随着动作垂下来落在眼前,此前打斗留下的伤已经结痂了。
“你的手好凉。”
“对不起——对不起。”触电一样迅速的收回了手,别开目光,洛基连忙说着。
摇摇头,小姑娘这次松开了他的衣摆,转而稍稍踮脚,握住了小王子的手指,“该道歉的是我。外面很冷,也很危险,你非走不可吗?”
“这是我的报应。我不能连累你们,”指尖的一丝暖意,但似乎足以抵挡尤顿海姆的冬天。轻轻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眼里凝了千年的冰早已开始消解。“我不能告诉你如果我不走,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那你还会回来吗?”
“嗯...很难说。”
“请告诉我,你会撑过去的,对吗?”
而巧言善辩的银舌头没有回答,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八面体,像是透明的水晶,里面却是小小一团很有生气的火苗。
“永恒之火?”
点点头,洛基将封有火种的水晶交给小姑娘,“如果用得上的话就交给索尔。这可是个不错的筹码。”
接过水晶收好,小姑娘伸手取下脖子上厚重的围巾,递给小王子,“如果你要走的话,那就拿上它吧,我妈妈留下的。一个人走的路上总是会很冷。”
眨了眨眼睛还是双手接过,绕在颈上。“谢谢你,也谢谢她。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好。一言为定,或许我还能向你介绍一下我的孩子们。”
“说好了的,不能反悔,我相信你不会的。”
“虽然我是谎言之神啊。”眉眼带笑,似乎全宇宙的星星都凝结在了瞳仁深处。

评论
热度 ( 9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