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ION 2

※本章无洛基出场不过存在感依旧很强。
※别问我孩子是谁的。
※欢迎挖掘细节,最好开蓝翔挖掘机来。

EXECUTION 2

“...好吧好吧,所以现在我们——只有你跟我?”
娜塔莎抱着肩膀,点点头,“恐怕是的。”
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随手把玩着空杯。托尼咂咂嘴,“天哪,真够糟了。联系不上班纳,队长已经失踪很久了,柯林特他们越狱之后连福瑞都无可奈何,幻视和绯红女巫...”
“说真的,托尼,”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罗曼诺夫特工稍微向前倾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没穿盔甲的钢铁侠,“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诚实的回答我。”
“是的女士,如果是要不要来个约会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虽然嘴上仍旧调侃着,但是托尼脸上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沉重的如同整个斯塔克大厦的分量全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娜塔莎刚想问,而这时候Friday的声音从扬声器里响了起来,和所有人工智能管家一样,平淡,没有情绪波动,“Sir,史特兰奇博士到了。”
听到这个消息,托尼脸上的阴云散去了几朵,“约会的话还是下次吧。不过博士来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帮手。”
被噎回去的娜塔莎伸手理了一下头发,最终还是没说话。
几秒种后,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出现在了门口,但是,他不是自己来的...
“哇哦,”托尼眨了眨眼,将杯子放在了工作台上,前走几步,“博士,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不过,这谁家孩子?我倒是觉得,如果洛基有女儿的话大概就长这样吧,虽然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博士手里领着一个大概六七岁样子的小女孩,卷曲的黑头发扎成两束,一双湛绿又有点偏蓝的眼睛。
“说来话长了,斯塔克。”低头看了看孩子,博士又分别向两人问好。“罗曼诺夫特工也在啊。”
这时候娜塔莎已经站起身走了过来,“如你所见,现在确实是人手严重不足了,博士。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我们孤立无援。这个孩子是?”
“我已经知道了。”史蒂芬叹了口气,空空荡荡的工作室,只有他们三个人和这个小姑娘,偶尔有电子设备运作的声音。“这个孩子...”
托尼蹲下身,“倒是挺可爱的,我喜欢孩子。”
“...确实是洛基的女儿。”
“什——什么?”娜塔莎和托尼齐刷刷的因为惊讶张开了嘴。
“容我说完。你们也知道,我作为圣所的守护者之一,能够随时感知到是否有不速之客来到地球,他们来自其他维度的能量是非常容易被法师发现的。”博士摸了摸孩子的头顶,温和而没有任何敌意,而孩子也很乖。“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来到地球,在找到她的时候她就是独自一人,没有任何监护和陪伴。”
“你是说,小鹿斑比把自己亲闺女丢在了地球?”
娜塔莎蹲下身,试图用手指蹭蹭小女孩的脸颊,“确定是洛基的女儿?那母亲是谁?”
三个问题一齐抛向博士。史蒂芬接着说,“还不能确定洛基的意图。至于他到底是不是这孩子的生父,至少从长相上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了。”
“这眉眼简直和斑比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不过,缩小了这么多确实可爱多了,而且手里没拿着戳人的权杖或者小刀。”
“...她仍旧不会说话,但是已经懂事了。她认识洛基的样子,却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当然,做DNA检测的话我也考虑过,不过不知道对神域人行不行得通...”
小家伙很乖,眼睛里有洛基的绿也有未知的蓝,看起来虽然不怎么危险,可也仍旧可爱的具有杀伤力。娜塔莎也喜欢孩子,此时也禁不住亲了亲她的小脸,“她有名字吗?”
托尼站起身,抱着肩膀靠在工作台上,“嗨,北欧神话已经替她取了名字了。现在我们知道海拉是奥丁森家族的大姐,索尔成了老二,收养的斑比最小,按神话来说,斑比女儿的名字选项还剩耶梦加得和芬里尔,斯莱普尼尔就算了吧。”
“尘世巨蟒吗?”娜塔莎稍微皱了皱眉。
“要是她真的是尘世巨蟒,那给她改名叫玛丽莲梦露都没用。说真的,把自己亲生骨肉扔下,不管是不是什么美丽的错误,这也太不男人了。”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托尼说完又喝了几口。
博士也有些头痛的点了点自己的额角,心里一个劲儿的叹气,只好接着说,“那倒是。她在我这也有一个月了,不过真实年龄很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所以还是叫她耶梦加得吧。”抱了抱孩子,娜塔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也还是个孩子,嗯...年龄很大的孩子。如果在复仇者这边长大的话...”
“这正是我带她来的目的。”
Friday的声音再次响起,“Sir,班纳博士接入了。”
托尼一挥手,“打开大屏幕。”
界面上出现了班纳的脸。“我也听说你那边的事情了,托尼。”
简单和班纳说了一下刚才谈话的内容,几个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耶梦加得身上。
“托索尔的福,阿斯加德大部分人民都幸存下来了,在瓦尔基丽和海姆达尔的带领下正在收容区安顿下来,虽然索尔本人生死未卜,斑比又投靠了灭霸。”
视频那边的班纳问道,“所以现在你们身边这个小家伙很可能是阿斯加德最后的王储?她可是洛基的女儿。”
“严格来说,更有可能的是,她并没有奥丁森家族的血统,洛基是霜巨人。”娜塔莎给孩子倒了杯水。
托尼重开了一瓶酒,慢慢喝着,眼神有些飘忽,“不管怎样,我们现在看到的奥丁森家族和书里写的出入太多,洛基和他的孩子们要掀起诸神黄昏,但是,现在都已经乱套成这样了,如果耶梦加得在我们这边长大,成为我们这边的力量...”
“你是把她当做一个武器?”班纳博士忽然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娜塔莎瞪了一眼似乎已经有点醉了的托尼,来到屏幕前和班纳对话,“不是的,班纳,你听我说...再怎么样,耶梦加得也有着阿斯加德小公主的位置,退一步说,也是约顿海姆的合法王位继承人。我们中庭人无权抉择他们的命运,耶梦加得可以暂时在我们这里生活,但是未来她的去留,要让她自己和阿斯加德的人民来决定。”
“不过现在中庭也快大难临头了,再不用多长时间,洛基带着灭霸的军队就会到达,掀起新的战争。”史蒂芬也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耶梦加得流落到这里,但是如果她现在站在我们这边,或许也能成为对洛基的一个牵制。”
“是要用女儿来要挟父亲吗?这主意真不错。”
“我倒是觉得斑比不会在乎。”
“托尼,你喝醉了。”娜塔莎自然听得出班纳话里的讽刺,又瞪了一眼斯塔克先生,接着转向史特兰奇博士,“目前还是把她留在我们这边吧。”
但是斯塔克先生仍旧说了下去,“没准是斑比把闺女放在我们这,然后打个里应外合...绝妙的战术。”
“Sir,她哭了。”Friday的声音及时掐灭了导火索。
娜塔莎瞪着眼睛,压低声音,“托尼斯塔克,她听得懂你说什么!”
耶梦加得安静的坐在一边柔软的沙发上,只是眼睛里一个劲的掉着泪。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