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ION 5

※寡姐明察秋毫威武霸气。
※你看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欢迎推测。

EXECUTION 5

“所以我们,就只能在这等死吗?”班纳博士率先打破了沉默。
又是一阵沉默。虚拟屏幕上不停刷新着关于异常能量波动的扫描结果,最近这几天洛基在全世界都有现身,虽然很可能绝大部分都是魔法分出来的幻象。
“光凭我们几个人,就算把幻视他们叫回来,队长叫回来,”托尼搓了一下自己的脸,“也没有什么用,我们人再多,也挡不住灭霸的宇宙大军。”
娜塔莎转过椅子,看向史特兰奇博士。“博士,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博士抬头看向虚拟屏幕,用手指分别在亚洲,欧洲和南极洲的几个地方画上圈,“这些地方可以着重监测。虽然单单一颗宝石的力量就足以毁灭整个星球,但是这次灭霸可能不会再给洛基一颗了。暂时还不能确定这次他会带着什么武器前来,不过目前来看,预备架设的这些站点将组成一张网,覆盖整个地球表面的网。”
“这样一来,即使毁灭性武器的威力不可控,通过这张网,即使只攻击一个地区,斑比也能将效果扩散到全球。”
“或许还有其他的用途。”博士叹口气。
桌子另一侧的索尔眉头紧锁,“我原来还指望从其他星系借兵来着...”
“求人不如求己咯。”柯林特抱肩,让椅子转了转。“还不至于死路一条。”
史特兰奇博士转回身,脸色也不轻松,“军队也是拦不住洛基的。我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建议。不过,”他抬头看向雷神,“索尔,你有没有...劝说洛基回心转意的方法?”
“我不知道他又是怎么了...他有些不对劲,明明...”阿斯加德的大王子摇摇头,“虽然他犯过错误,但我知道他的本性并不是邪恶的,明明在飞船上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是我又做了什么让他觉得伤心的事情吗...?”
心里一动,娜塔莎把自己发现的疑点穿了一下。回忆之前和洛基的对话,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也不放过。等等,似乎发现了...她转头,问向史蒂芬,“博士,耶梦加得不能说话,但是她表达过对洛基的看法吗?或者,透露一些关于她妈妈的信息?”
托尼不解的眨眨眼,“你为什么一直执着于查清楚妈妈是谁?”
或许这是事情的转机...娜塔莎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我觉得洛基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有这个女儿,那孩子的妈妈肯定不是他看不上的人。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会和这些有关?”
“耶梦加得是已经懂事很久了的,毕竟她也是神域的孩子。但是我没法和她进行更进一步的沟通...她表达出的意思并不是很多。”
“或许幻视可以。”班纳博士插话。“但是不能让他回来,灭霸就等着他头上的心灵宝石呢。让他回来就基本上等于往火坑里跳。”
索尔已经坐直了身,思绪在飞速旋转,“据我所知,这么多年洛基身边可以说是没有女性的...除了母后一直在教他魔法。”
“而且在阿斯加德,很少有人喜欢他的,对吧?”娜塔莎稍稍仰起头,随即看到索尔迟疑了一下,点头默认。她这才继续说,“容我失礼的问一句,西格恩是?...”
“她是母后的侍女,我敢确定的是她和洛基认识...难不成你怀疑她?”索尔立刻拼命摇头,“他俩绝对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虽说都是跟着母后学习魔法。”
博士也摇头否定,“按照北欧神话来说,西格恩可是洛基的正妻,但是现实情况和预言者之书差出了十万八千里。”
“就算不是西格恩,我想孩子的母亲肯定也对洛基产生了一定影响,否则我实在猜不出他因为什么性情大变,按索尔所说,他们之间的纠葛应该已经都解开了,你们或许不会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想,”娜塔莎停顿一下,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就凭我是个女人。”
柯林特举手,“我同意。而且作为一个父亲,我也不相信洛基会这么轻易就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
但是托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罗曼诺夫的切入点对于试图说服洛基非常关键,而且,”博士摊开双手,随即一个由光线盘旋而成的地球模型出现,“我们可能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不是创世纪,没有诺亚方舟,也没有救世主。”
“他到底想要什么...”喃喃着,索尔起身来到玻璃前,宽大的手掌轻轻摸在透明的无机质上,看着后面的耶梦加得。小家伙看书的样子也像极了洛基。
娜塔莎一拍手,分别和博士和鹰眼对视一下,看起来他们三个想到一起去了。“就算是这也行不通,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那就当做一个消遣吧,我可不愿意坐在这里等死。”心里的疑点渐渐连成了一条线,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的地方,但她知道可能意外找到了沉没于水面之下的答案。是的,洛基在害怕,所以打断了自己的话,但是是在害怕什么呢?...
恐怕是因为自己说对了。
想到此处娜塔莎自信的一笑。接着看向斯塔克先生,“托尼,前两天冬兵闯进基地的时候,Friday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虽然没有拿走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他肯定是知道耶梦加得在这里了。”托尼伸手拉过一块虚拟显示屏,上面是当时的监控录像。“歌剧院那边的冬兵应该是幻象,但是这么看来,洛基就和他们两个可能有点关联了。”
“再怎么说,队长不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就是了,毕竟现在是需要统一战线对抗灭霸的时期。”这时候班纳说话了。他也在仔细看着录像。
“就算是Friday,有时候也会忽视一些,”十指交叉垫着下巴,娜塔莎扫视了一圈。会忽视了什么呢?Friday毕竟只是人工智能,被黑掉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程序被篡改也不是不可能...还不知道当天,洛基本尊到底去了哪里,Friday倒是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另外,我觉得队长是在帮我们的。虽然还不知道他说的文件能提供哪些情报。”
史特兰奇博士悄悄皱了下眉。柯林特没怎么说话,和娜塔莎对视了一眼,把椅子往她那边挪了挪。
“我去叫西格恩来吧,她说不定知道更多。”索尔收回按在玻璃上的手,看向众人,“虽然我觉得希望不大。”
娜塔莎轻轻叹气,眼睛转了转,看向耶梦加得,接着抬头看着索尔,“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值得试一试。”等等...她又将视线转回耶梦加得身上,站起身,来到玻璃前,仔细看着,她赫然发现小家伙的左手手腕上多了一条手链,上面似乎有一颗很眼熟的宝石。之前在歌剧院看到的洛基手上有两枚戒指,食指那个的镶嵌物是蓝色,拇指的是绿色...而现在耶梦加得手链上的正是那颗绿色的。
没来由的,一阵寒意席卷了全身。娜塔莎眨了眨眼维持镇定。
“怎么了?”柯林特见她站着一言不发,于是询问。
罗曼诺夫特工立刻藏起自己的震惊,“没什么。”
看来洛基来过这里了。她心里说。但是为什么Friday没有任何报告?是洛基变成了其他人的样子所以没被发现吗?
鹰眼看了看她,接着两人眼神相碰,非常轻的摇了摇头,接着又转回身看着众人,“那索尔先去联络收容区,我们试试另一条线,与其什么都不做,在这里等着洛基架设完所都站点带军队打过来,至少挣扎一下,看队长那天的意思,他找到的东西可能也与洛基有关。”
“如果是和小家伙有关的话会更有用一点。”托尼放下杯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睛有些无焦的看着杯子的倒影,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这时候索尔点头,用神域的通讯方式和瓦尔基丽他们联系去了。
“托尼,Friday的数据库包含的信息可以覆盖到世界上所有书籍吗?”这时候娜塔莎拿起了笔记本,迅速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斯塔克先生思量些许,焦糖色的眼睛眨了两下,“所有电子版和扫描过的书籍,只要是数字化过的,Friday都能连接到。”
“我需要查一些资料,所以得使用Friday的数据库。”
“授权。”托尼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干净利落的回答。
接着尽心尽责的人工智能迅速回应,“罗曼诺夫女士,您现在拥有访问资料系统的高级授权。需要我为您找些什么?”
“谢谢,Friday,不过我很有可能还要去一下图书馆,你能查询所有图书馆的藏书现状吗?”
“可以,只要告诉我您需要的书名,或者关键词。”
柯林特也点头,随即转身准备出门,“我去联络一下队长。”
————
数小时后。
美队把几张纸放在桌子上,娜塔莎和鹰眼一边一个凑过去看,托尼在对面。班纳和史特兰奇博士现在不在。
娜塔莎拿出其中有照片的一张,随即给托尼看,“试试用Friday检索一下?”
斯塔克先生点了点头,接过,随即拿高让Friday扫描,“查一下所有身份数据库,如果是黑户的话就调出所有这个人出现过的监控录像。”
“我也查过了,”队长收回手,抱着肩膀,抬头看着虚拟屏幕上的数据流动,“这张照片中的女人是摄影师无意中拍到的,在医院的门口。这份住院记录上的人,应该就是她。但是医院的摄像头坏掉了,没有找到当时拍到她了的监控录像。”
仔细翻了翻美队带来的记录,又抬头看看屏幕里Friday扫描之后的照片,娜塔莎捏着下巴,眉头微皱,“你们觉得,她是不是有点像洛基?”
“如果斑比有妹妹的话,我想大概就长这样了吧,我说的是他亲爸的女儿。”
“洛基是冰霜巨人,”娜塔莎低下头继续看记录,试图从里面找一点蛛丝马迹,“我想想...”
这时候美队接话了,他看了一眼远处玻璃房间里的耶梦加得,“我不太确定她是否和洛基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看见这张照片的第一眼我就想起了洛基。现在他女儿在你们这里,所以我的猜想是...”
“就算不是洛基的姐姐妹妹,”娜塔莎依旧皱着眉头,“我总觉得她可能和耶梦加得有关。”
托尼一拍手,“斑比这么自恋的人,找女朋友的话也有可能找和自己长得像至少配色一致的吧。”
“所以她可能是耶梦加得的妈妈。”美队点了点头。
屏幕上的搜索显示没有结果,但是Friday会意的把扫描好的照片和洛基的照片放在了一起。
娜塔莎立刻拿着照片,转身走到玻璃前,想了想还是开门走了进去,来到耶梦加得面前,蹲下身,把照片给她看,“Jor,来看看,你认识她吗?”
小家伙放下手里的书,看到照片的一瞬间立刻拿了过来,使劲点了点头。
“她是你的妈妈?”
但是耶梦加得迟疑了很长时间,没有作出反应。
“那她是你的姑姑或者姨母吗?”娜塔莎接着问。
这次小家伙非常确定的摇了摇头。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顺的黑头发梳着两条小辫。娜塔莎牵起她的小手,低声问,“手链很漂亮,是爸爸给你的吗?”
耶梦加得似乎是想要点头,但是最终还是摇头,蓝绿色的眼睛里映着罗曼诺夫特工的影子。
“好孩子,继续看书吧,想要什么随时告诉我们,好吗?”
点头。
整理一下小家伙的衣领,上下看看,娜塔莎这才起身,离开房间。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她走出来。帅气的罗曼诺夫特工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抬头,“应该就是她妈妈了。”接着娜塔莎问向美队,“队长,有那张照片的完整图吗?”
美队点头,找出来交给她。
但是看到照片里那个女人的手的时候,娜塔莎的脸一下子白了,接着丢下一句我去查点东西,就急匆匆的跑向自己的房间。那里放着她借来的书。

那黑头发绿眼睛的女人手上,赫然是两枚戒指,一枚绿色在拇指,一枚蓝色在食指。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