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ION 6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从爆肝开始。
※下一章请自备救心丸。真相已经开始揭晓了。
※再刷一发寡姐威武霸气。
EXECUTION 6

娜塔莎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以可见的速度逐渐暗下来。
几分钟前银护那边发来了警告,灭霸的先锋队已经来了,再过一会儿就会到达。
所有警报疯狂的响着,Friday部署的防卫和武器系统都已经就位。
“Nat,你还是去照顾小公主吧。”鹰眼已经检查好了自己的弓,走到罗曼诺夫特工身旁。“战火很有可能也会波及到她,这里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
然而她稍稍转过头,盯着柯林特的眼睛,“如果洛基不想让耶梦加得活着,没人保护得了她。”停顿了几秒钟,罗曼诺夫特工压低了声音,“我希望你不要对我隐瞒什么情报。”
“你该是已经发现了吧?”
“所以歌剧院那天晚上,洛基其实来过这里的吧。”娜塔莎抱肩,抬头继续看向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空,“来看女儿的。”
柯林特停了两秒钟,然后就笑了,也抬头向外看去。“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我还有...还有一些发现。”说到这,娜塔莎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迄今为止所有的定论都会被推翻。“查过图书馆的资料了...”
柯林特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肩膀,压低声音接近耳语,“实际上我跟他谈了谈,花了一支烟的时间。”
不过娜塔莎倒是没有特别吃惊,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同样的小声回答,“爸爸之间应该有很多可以谈的。虽然我的发现是,他可能不是小家伙的生父。这是句容易产生歧义的话...”
“娜塔莎!——”
托尼的声音在身后远处响起,话音未落,罗曼诺夫特工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向旁边一闪,接着滚身躲开,一支带着异常光芒的箭撞碎了玻璃,咻的一下飞过去,钉在墙上。
这个时候托尼已经扣上了面罩,“准备开打吧。”
“等等,”娜塔莎一撑地爬起来,望向托尼,“索尔还有多久能回来?”
“最快几十秒。”
罗曼诺夫特工看了看外面已然开始散开的异星飞船,转回头,“我要和洛基谈谈。”
“这可能并不是个好主意。”史特兰奇博士挥手画出魔法阵,挡住一次攻击。
托尼迅速输入着一行又一行指令,但是此时小公主却推开了玻璃房间的门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眨巴着大眼睛似乎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天哪宝贝儿,你该找个地方躲一躲,你那可爱的老爸又带着军队过来了。”连忙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托尼四下看看,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但是他要是想找你,你躲在哪都没用的吧。”
柯林特背好弓,从托尼怀里接过小家伙,“我先带着她,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洛基不会那么冷血的连自己的女儿都伤害,但是灭霸的士兵可能不这么友好...”
但是小家伙似乎是感应到爸爸来了,一个劲的探头想要出去,鹰眼只得拍拍她的小脑袋,重新抱紧。
队长,班纳博士,远一点的地方娜塔莎甚至看到了冬兵,蚁人正在变小。
“我们可能没有多少胜算。”队长掂了掂手里的面具,随即扣到头上,“但是也不会这么等死。尼克也已经派援兵过来了,他正在向理事会申请。”
一道电光闪过,索尔和瓦尔基丽他们也回来了,此外,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女性。
“我需要和他谈谈,这一切还不是定局,会有转机的。”没有寒暄的时间,娜塔莎坚定的点点头,看向外面天空的裂缝。飞虫一样散开的子舰不断被击落,又冒出更多。一点点蓝色的光芒出现在裂缝中央。肯定是洛基。
“我是西格恩,来自阿斯加德的法师。”那位不认识的女性掀下自己的兜帽,露出一头黑发和一双绿眼睛,但是她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明媚又温暖的春天。湛绿的眼底恰似早春的新芽,呼唤着生命,歌颂着光明。这下娜塔莎似乎理解为什么索尔觉得她和洛基绝对不会在一起了。
索尔的手指动了动,几道电光噼里啪啦的出现,“我也需要和他谈谈,这次不能让他跑了。”
西格恩却伸手拦了一下索尔,“等等,你去的话可能会越谈越糟。”接着她看了一圈众人,目光诚恳而坚定,“一定会有办法的,只是请大家撑住,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放弃。”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洛基的计划...如果真的是猜想的那样...天哪,他真的是疯了!娜塔莎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努力镇定下来,接着看向众人,“我想我知道他怎么打算的了,现在发生的一切,或许可以说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以我对洛基的了解,”这时候西格恩也点了点头,“如果最终目的我没有猜错,采取这样看起来无法理解的方法,也是他的性格。”
托尼沉吟了一会儿,看着窗外,激活的几十号马克装甲飞来飞去。“我就是很想弄清楚,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大楼晃了晃,众人纷纷闪避飞起的碎石和玻璃。
“托尼,班纳,掩护娜塔莎和西格恩,”队长重新站起身,迅速下达作战安排,“去找洛基。柯林特保护小公主,索尔和博士在建筑物上方,其他人,跟着我在地面。高空会有昆式战斗机编队来协助。”
所有人答应一声,按着指示跑向自己的位置。
“ If you are hit, hit it back, if you get killed, walk it off. ”
————
“听索尔说,你和洛基认识很久了?”娜塔莎试探着问。
随手抛出一个魔法光球,随即爆破,接着一挥手凝起一个护盾挡在两人身前,西格恩回答,“岂止是很久。”
那应该是非常了解他了。“那你...对他这么做...”
“这不是非常符合邪神一贯的风格吗。”然而西格恩的回答非常平淡,平淡的甚至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当然,我知道,”她转过头,看着娜塔莎的眼睛,“你知道了一些事情,这让我没法保证你的安全。”
托尼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女士们,贵宾到了,虽然我觉得斑比今天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接着是浩克撞飞了一架子舰的嘶吼。
“冬棺,是冬棺。”西格恩眯了眯眼,“他果然拿出来了。”
400米的高空,娜塔莎觉得周边的空气越来越冷。望着远处那一抹幽幽的蓝色,罗曼诺夫特工深吸一口气,用最大的声音喊道,“洛基——”
“虽然我觉得斑比或许会毫不犹豫的解决你。”托尼释放掌心的离子炮,轰碎一个外星士兵的脑袋,“天哪,这次是什么星人?比齐塔瑞人还恶心。”
“你好呀罗曼诺夫特工。”然而一错神的功夫,邪神就已经站在了顶楼的边缘,仿佛下一秒就要向身后的深渊倒下去。洛基仍旧挂着招牌般的微笑,从头盔下露出来的黑发在风里凌乱着。眉眼依旧,只是周身带着一股寒气。“才几天不见。还有你,哦我亲爱的,你竟然站在了中庭人这边。”看向西格恩,他一手拿着永恒之枪,另一只手故作烦恼的扶了一下额头,“你最近喜欢上中庭人了吗?还是阿斯加德有这种传统。”
“洛基,听我说,”娜塔莎上前一步,不顾离邪神越近就越低的气温,“我都知道了。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你用不着这样。”
“知道什么了?该不会是你觉得我女儿是西格恩生的吧。”洛基笑着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西格恩眼里的颜色暗了暗,也向前一步,“洛基,现在还来得及,只要我们联手——”
没等她说完,一道蓝色的光束就打碎了魔法护盾。洛基看了看挥出的永恒之枪,随即收回,“天哪亲爱的,你是拿了索尔的剧本吗?怎么连台词都一样。”
围向托尼和浩克的士兵越来越多。娜塔莎盯着洛基的绿眼睛,试图找出哪怕一丝的破绽,“你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了耶梦加得,我说对了吗?”
邪神的眼睛里的幽绿没有任何一点波动,相反的,他的嘴角还带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错。我可不是个好父亲。”
“对,因为你不是,”但是罗曼诺夫特工捕捉到了其他一点小动作。不动声色的继续说着,“对于她来说,你并不是父亲。”
“那又怎样?不过你确实很聪明,罗曼诺夫特工。这次我选你做助手好了,柯林特会狠命敲你的头吗?那画面一定会很有意思。”
“看来我说对了。洛基,你——”
洛基伸出食指,轻轻做了一个右滑的动作。娜塔莎的下半句话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截断,她再怎么努力,却也发不出一个音。邪神颇有些无奈的垂下了眼帘,轻轻顿了一下永恒之枪。蓝色从他的指尖蔓延开来,渐渐游上了脸颊,没出几秒钟,那双幽暗的绿眼睛已经恢复了它们本来的颜色。“少说两句对你没坏处。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么...把你留到最后处理好了。”
西格恩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什么,最后却也只是向前走了几步,伸开双臂,抬头看着邪神血红色的一双眸子,缓缓开口,“洛基,我知道你也并不想这样,毁掉一个地球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你需要魔力,可以拿走我的,但是别再用冬棺之心了。”
“你果然是一点都没变。”已经完全霜巨人化的邪神非常轻的叹息了一下,随即向着西格恩走了几步,离开建筑物边缘,到她面前。
此时娜塔莎看到蓝色光芒的来源正是洛基左手上的戒指。好像是...冬棺之心?
“你也不希望看到我们互相厮杀的画面,神后也不希望。停手吧。”
听着西格恩的话,邪神笑了,接着他轻轻用指尖挑住她的下巴,“你相信我吗?”
“我一直都相信你。”
在远处的罗曼诺夫特工似乎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
但是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洛基忽然俯下身在西格恩的额头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迅速而轻盈,刹那间冰凌开始凝结,瞬息之间,西格恩就被冻在了冰块之中,眉宇间还带着一丝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惊讶。眨了眨眼,看了冰块几秒钟,洛基才转身,非常轻的落下一句话,“傻姑娘。”随即看向娜塔莎,脸上带着冰冷的微笑。
“虽然你长得很好看,我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托尼挣脱了士兵的包围,驱动推进器来到了娜塔莎和洛基之间,“不过你的这个攻势并不对所有女性都起作用。Friday你觉得呢?”
“Sir,虽然您将我设置为女性,但是这个问题超出了我能回答的范围。”
“如果我长得不那么好看也能让你们俯首称臣,那才是真正的胜利。”邪神稍微扬起头,蓝色皮肤上复杂的花纹愈发清晰。
娜塔莎想告诉托尼,重点应该是洛基手上的冬棺之心,但是仍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托尼张开手掌,肩膀上的微型导弹也蓄势待发,“我们能揍扁你一次,就能揍扁你第二次。等着瞧吧斑比,你这下可是惹毛了我们所有人,还有你哥哥和那可怜的女法师。”
“只要你办得到,揍扁我多少次都随意。不过我劝你考虑一下遗嘱,灭霸也快来了。哦,那你立遗嘱好像也没什么用处。”
“至少让你女儿跟我姓会让我感觉好一些。”光束凝集,伴随着几十支微型导弹飞向洛基。
横过永恒之枪,洛基压根就没有躲开的意思,离子炮在蓝色的光芒中被抵消。导弹像蝴蝶一般绕着邪神伺机进攻,然而他冷笑一声,旋身挥动昆古尼尔,导弹纷纷变成冰凌坠落。“你随意,我不介意。”
自知是这类远程攻击这次可能不奏效了,托尼一撇嘴,“有种你别用魔法。”
“那你脱了铠甲,中庭人。这听起来简直就是欺负你,算了吧。”
“如果我脱了这身铠甲就什么都不是,那我并不配穿着它。”托尼飞速向前俯冲,但是却也被昆古尼尔架住,恢复原形的邪神可以轻松的顶住钢铁铠甲的力量。洛基顺势一甩,托尼顺着永恒之枪的惯性飞出去稍远一些,借机翻了个身绕到邪神身后,没成想邪神以更快的速度将长枪换手,脚下踩着冰霜,回身一下昆古尼尔正好抽到托尼的肩膀。
一股钻心的凉意袭来,钢铁侠心里暗骂,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但也迅速稳住身形,准备发动第二次进攻。
“论体术你远远比不上其他特工们,现在你这身铠甲对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威胁——”
“但是我们有浩克,斑比。”
洛基的话音未落,浩克大吼一声揪住了他的披风就要拎起来。但是随即洛基的身形化作碎片消失了。接着邪神的笑声在另一边响起了。果然,是幻象。
“不过你要是觉得我会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那你就不应该叫聪明的托尼斯塔克了。”
浩克接着又追向洛基,但是每次不是被闪开,就是扑到了幻象。
风中飞舞的雪花瞬时间狂暴了起来,嘶吼着汇聚在一起开始了反击。蓝色的光芒愈加耀眼,邪神一挥长枪,更多的冰霜从他脚下蔓延开来。
“我的天,他这是要把地球变成约顿海姆吗,我可不喜欢冷天气。”托尼准备再次攻击,顾不上胳膊正在逐渐失去知觉。只能速战速决了,再拖下去...
喘息之间邪神却疾跑几步率先发难,长枪横扫,托尼只得用推进器飞到高处躲开这一下,但是洛基的速度更快,一蹬旁边的混凝土碎块借力跳起,反手枪尖戳向托尼的胸口。托尼自知很可能躲不开了随即架起手臂挡住枪尖,万万没想到的是,邪神一笑,松开握着永恒之枪的左手,指尖点在托尼铠甲胸前的反应堆上。
霜花开始扩散,Friday甚至没有时间报告能量降低过快,托尼视野中的操作屏就慢慢暗了下来。
“去他的!”托尼狠狠的骂了一句,他看到盔甲里面也已经结冰了。
邪神面无表情的看着钢铁侠眼部的指示灯缓缓熄灭,“低温永远是机械的敌人,你虽然意识到了也做了改进,但是永远有更低的温度等着你。”
时间在这一秒放慢。洛基听到身后不远处浩克扑过来的声音,这时他和托尼都在空中并且开始下坠。血红的眼珠轻轻一转,抬腿踹在托尼的腰侧,借着一瞬间反冲的力量两人分开,单手较力向着钢铁侠投出永恒之枪。
永恒之枪昆古尼尔有着绝对命中的能力,只要是被其承认的主人都可以使用,不论主人怎样投掷,永恒之枪都会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娜塔莎一瞬间想起了这个词条,但是像被按下了消音键,她怎样嘶喊都完全没有声音。就算昆古尼尔没有直接命中,失去推进器动力的托尼从空中掉下来,也是凶多吉少...洛基真的是,真的是想毁掉地球,连着耶梦加得一起吗?
金属与混凝土相撞的声音震得娜塔莎的耳膜生疼。即便如此她仍旧睁大着双眼,转头寻找托尼。但是她看到的画面是,永恒之枪以一个微妙的角度和平衡穿透了托尼肩膀上方的铠甲,将他钉在离脚下平面不是很高的一面墙上。娜塔莎连忙迅速抹了一下眼睛,撑身越过混凝土碎块,向托尼跑去。
被钉在墙上的托尼用另一只手推开面罩,咳嗽着,翻了个无奈又愤懑的白眼。
方才一瞬间洛基确实被浩克扑中了,但是等娜塔莎再回头看时,邪神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对闪着蓝色火苗的长刀,此时双刀交叉在他身前,顶住了浩克的拳头。
“Not to play with fire.”
蓝色的火苗烧的更加旺盛,浩克竟然被洛基一下子格开了。
————
另一边,鹰眼带着耶梦加得已经出了大厦。
“你很爱他,洛基也很爱你的,其实。”柯林特张弓,一箭命中一个外星士兵的头。死尸应声倒下。“哪能有不爱自己女儿的人呢。”
小家伙点了点头,扯着柯林特的衣角。
“你总让我想起来我女儿小时候。”
耶梦加得稍稍歪了下头,蓝绿色的眼睛仿佛在说,是吗?
伸手把她抱起来,绕过汽车和建筑物的残骸,接应的昆式战斗机在远处已经降下绳梯了。“这里太不安全,等下让博士带你走吧。”
为什么?小家伙不解的看着他。
“我得回去呀。”轻轻笑了一下,柯林特回头看了一眼战火纷飞的大厦,闪烁的光芒仿佛撕裂了天空。“回去战斗。虽然我知道洛基不是坏人,也没有打算真的毁掉这一切...”
风声响动,一个外星士兵从飞船残骸后面探出身,手里的晶能瞄准了两个人。
鹰眼伸手去摸箭囊,却发现只有一支箭了。心里叹口气,抽出这最后一支箭搭在弓弦上,却被耶梦加得伸手扶住了弓身。
一点儿电火花出现在小家伙的指尖,抬手,眼里平静的就像这只是家常便饭,一道闪电就那样从天而降,直接劈中了端枪的士兵,烧焦的黑烟和糊味儿一起飘了起来。
柯林特吃惊又诧异的眨了眨眼,松了弓弦摸摸小家伙的头,“我的天,你还藏着这一招?”
“别说出去。”
这次柯林特震惊的差点没拿住箭,“我的公主殿下,你会说话?”
然而小家伙却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眼神瞟向一旁,十指绞在一起,“只在该说和想说的时候。”
“托尼一度认为是洛基给你用了什么咒语。”笑着叹气,鹰眼也颇无奈。这孩子,跟洛基太像了...
“我不会走的,我也要回去...”小家伙拉着柯林特的衣角不放,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回去找...找...爸爸。”
————
衣摆似蝶翼纷飞,洛基在空中旋身躲开浩克的又一拳,接着转手长刀劈向绿巨人的后颈,但是却被绿色的大拳头握住了刀刃。邪神血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松开了被握住的那把刀,随即刀刃像冰一样碎掉了。接着五指一旋,一柄崭新的长刀从空气中凝结成型。
从战斗一开始就在天空盘旋的闪电现在集中到了一起。一道雷打中旁边的一块混凝土,邪神落地站定身,稍微抬头,看着跟随雷电而来的索尔。
“Brother!”
不过洛基只是轻轻眨了下眼,冷若冰霜的脸上并没有增加任何感情。“啊,索尔,又是你。”
看到对方此时的样子,索尔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收了所有闪电向着弟弟跑过去,“洛基!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
“我本来就长这样。”丢下句话,邪神后退几步,转头看见浩克再次冲了过来,不耐烦的一挥刀。一个空间黑洞出现,转瞬之间将浩克陷了进去。“索尔,我不是你弟弟,从来都不是。”
“但你并不在意的对吗?我们一样的爱着你,母后也——”
邪神一皱眉,更不耐烦的打断索尔的话,“你们今天是用了同一份台词吗?怎么都搬出母后说事。”
雷神四下看了看,除去在地面的美队等人,建筑物上方只剩下自己还能继续打了。
“这次我不敢保证你的头是否还能缝回去。”洛基架起双刀,银色的刀刃映出他蓝色的皮肤和血色的眼睛。
这时候始终在掩体后的娜塔莎发现,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相当细微的闪电。
眨了眨眼,索尔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左眼里盛着的冰蓝色稍微暗淡了些,他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你是究竟因为什么原因想这样,如果你真的想拿走我的命,你就不会在飞船遇袭的时候救我。没有那么大的巧合,我的落点恰好就被护卫队发现,你也再次救了阿斯加德的人民。”他停顿了几秒钟,看见洛基稍微舔了一下嘴唇,索尔知道这是弟弟正在思考或者犹豫的标志之一,“我知道灭霸肯定不会放过你,即便你这次的侵略成功。但是一切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境地,洛基,回来吧。”
“你可是答应过了放我走。”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洛基最终只丢下简短的一句。
“是我,还是太笨了。”索尔稍微张开双臂,“我想明白的也太晚了,害的我们现在兵戎相见。弟弟,我知道你没有想离开,所以,回来吧。无论如何,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无论你是蓝皮肤的邪神还是那个听话的小王子。”
沉默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洛基勉勉强强扯出一个微笑,就像试图打破正在封冻的水面一样艰难又冰冷。些许晶莹的水光从眼底泛起,汇聚成一滴泪滚落,却凝结在脸颊上变成小小的冰晶。“你今天废话真多,索尔。”
索尔轻轻摇了摇头,“对不起,弟弟。”
像是忽然卸下了什么负担一样,洛基的肩膀忽然松了下来,随即手里的双刀也消失不见,稍稍低下头,几步走到哥哥身前,停顿了一小会儿,就那样轻轻的笑了。接着张开双臂,抱住了索尔。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下一个瞬间,索尔和西格恩一样变成了冰雕。洛基后退,抱着肩膀,收起了笑,面无表情的看着冰凌生长。“你还是那么好骗。早个几百年道歉会死吗?”
娜塔莎自知是躲不过去了,于是翻过掩体,站定身,看向邪神。
伸出手指向左一划,洛基不紧不慢的走到娜塔莎面前,左手中重新凝聚出了长刀。
“看着自己的伙伴一个个陨落,”罗曼诺夫特工重新开口,直视着那双红眼睛,“珍视的一切被毁掉,比死都难受的吧。”
“如果这是你的感受,恭喜你回答正确。”
“不,是你的,是你想避免的,我知道,我都知道,洛基。”
“闭嘴,蝼蚁!”
这次娜塔莎毫无畏惧的伸手握住了他的右手手腕,制止了他画符咒的动作。冰冷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却让娜塔莎握的更紧,“还不算晚,还来得及。”
“够了!”蓝色的火苗骤然腾起,洛基一甩手,娜塔莎被力道带得站立不稳,顺势向旁滚身躲开。紧接着洛基的刀刃就追到了,罗曼诺夫特工不停的往后躲,一直退到了顶楼的边缘。一阵爆炸的振波震得她稍微趔趄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但是随即感到一抹冰凉在后腰轻轻扶住。
错愕的瞬间,娜塔莎又被甩到一旁,邪神提着刀,锋芒点在她的脖子上。
“就算你真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凉意从刀尖传来,娜塔莎平静的说着。
“那么地狱里见吧。”
电光火石之间,一支箭准确的命中刀刃,冰块应声碎裂,渐渐消失。接着一个小团子扑到了洛基身上。
柯林特疾步来到近前扶起了娜塔莎闪到一旁。
混合着震惊和诧异,洛基颤抖着双手,难以置信的看着耶梦加得抱住自己。小家伙全然不顾仍旧在蔓延的冰霜,固执的抱着他不放。辫子松了些许,黑黑的头发上也挂了些许尘土,女儿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远处的空中,昆式战斗机编组正在扫荡着子舰,硝烟伴随着爆炸此起彼伏。地面上的美队抬头看着天空开始放晴,已经扩散了数平方公里的冰霜也停止了生长。冬兵抹了抹脸上的灰尘,眼睛里映出太阳的光芒。
像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娜塔莎听得见。
缓缓跪下身,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将女儿揽在怀里。小家伙伸手摸着他的脸颊,蓝色从接触的地方开始渐渐褪去。
冰冻的泪滴融化,小手轻轻将它拭去。眸子里的血色渐渐消融,那份幽暗但却并不绝望的墨绿重新出现。洛基闭上眼睛,指尖轻轻梳理着女儿的头发,嘴角漾起一丝笑意,声音却有些哽咽,”You are my savior. “
“你又哭了...”小家伙伏在他的耳畔,努力的把他的头发也蹭乱。
娜塔莎终于松了口气,此情此景也让她感到咽喉稍微有些发堵。“救世主也需要一个救世主。”
“好在,小公主就是。”柯林特拍拍她的肩膀。

“放开她。”托尼已经脱掉了铠甲,只剩下右手还带着最后一部分。
洛基稍微愣了一下,但还是放了手,站起身,慢慢向后退了几步。脸上的表情混合着困惑不解和意外,好像完全没有料到也没想到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只停留了那么半秒钟,邪神的微笑就再度招牌一样挂了上来,虽然眼睛里还带着些许未干的泪水。随手抹了一下,邪神站定身,保持着他一向的高傲,“看来你这次是真打算让我女儿跟你姓了。”
“你和灭霸有什么协议我不管,你对小家伙有什么安排我也管不了,不过无论如何,你肯定是活不了多久了。先不说地球会不会放过你,就算你这次成功了,灭霸也不会好心的放你一马。但是如果你失败了...”
“你以为我会在乎吗?”
“你可以不在乎。”托尼张开掌心。
娜塔莎皱眉,来到两人中间站定,“等等,都听我说。”
然而洛基轻笑一声,“没什么可说的了,罗曼诺夫特工。”

小公主怔怔的听着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Father, you lair!”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