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ION 7

发刀预警,预警,预警。

bgm:swan song


EXECUTION 7

 

肯定有人会问,在大家都在战斗的时候,应该和索尔在同一位置的奇异博士去哪了?

在这个所有复仇者再次沉默的坐在桌旁的时刻,史特兰奇博士在众人的注视下暂时关闭了镜像空间。

临时基地里,班纳博士,托尼,索尔,西格恩,柯林特,美队,娜塔莎在桌子旁坐成一圈,冬兵和其他人在远处的角落里,并不想坐过来。Friday在运行修复程序,虚拟屏幕上浮动着地球的全息图像,所有站点都以一种被激活的绿色显示,连成一张覆盖地表的网。

“通过反向使用这些站点,我们可以暂时抵抗后续部队的攻击。但是每个站点都不能坚持太长时间,我们需要在这张网破掉之前找到解决方法。”博士抬头看着绿色的光点缓缓移动,随即转回身,面对众人。

娜塔莎推了推自己面前的玻璃盒子,冬棺之心正安放在里面。“它能起到什么作用吗?”

喉结上下动了动,靠在椅背上的索尔稍微往前倾了倾身,看向那一小块发出蓝色光芒的晶体,眉宇间凝着厚重的阴云,“你也看到了,洛基变成那个样子...我是指,有些失控了。”

“冬棺之心可以提供一定量魔力,但是一旦超过了限制,后果不堪设想。”西格恩双手向左右推开,淡绿色的法术光芒中,一份古老的文献逐渐显现出来,不过是以一种难以辨认的文字书写。

试图阅读了一下,博士询问道,“阿萨语吗?”

阿斯加德的法师稍微诧异的点了点头,“是的,不过并不太好翻译成英语。”

“我看看,它是对约顿人效果最好吗?...”博士稍微点点头,“怪不得洛基会把它拿走。”

“确实如此。”不过西格恩的心里产生了些许疑问,但是她决定先暂时放下。

柯林特询问,“那它对小公主起作用吗?”

还没等西格恩回答,放在托尼手边的一个小装置发疯一样的响了起来,与此同时,Friday也显示了警告。

镜像空间开始破碎,透明的碎块玻璃一样出现,接着一片一片消失。

“再大的镜像空间也禁不住她破坏,我们不能一直把她这么关着。”博士连忙画出法阵,打开刚关闭不久的镜像空间。

碎片和各种难以分辨的物质被搅的飞散,不属于人类的嘶嘶声带着狂躁和暴怒,尘世巨蟒的毒牙和角明显尚未发育完全,但是体型也已经达到了数十米,头后两侧的数层鳍膜竖起,瞎子也能看出来她现在处于狂躁和失去理智的状态中。

“你们总不能真的把她扔进海底吧?”班纳博士看了看,“她虽然是尘世巨蟒,但也是阿斯加德的公主。”

将魔力汇集与掌心,西格恩也上前协助史特兰奇博士维持镜像空间的稳定。

索尔急切的起身甚至带翻了椅子,他来到空间的边缘,看向里面,随即问向两位法师,“有没有办法让她变回来?或者说镇静下来?”

“一半的约顿血统并不能保证冬棺对她起什么积极作用...”西格恩发现自己画出的法阵也在渐渐碎裂,“博士!这样不行!”

出乎这几个人意料的是,美队此时发言,“我觉得想让她平静下来,或许可以从她发狂的原因入手,就是洛基。”

“言之有理。”西格恩迅速的思考了一下,接着变换了法阵。

博士会意,重新画起一个更大的法阵,“中庭的反魔法元素太强,如果你使用吟唱的话或许发挥不了在神域一半的力量。”

但神域的法师轻轻摇了摇头,展开双臂,准备好了咒文,“试一下不会死。你们最好尽快找到洛基,这段咒文至多只能支撑两个小时。”

“东方有句古话,解铃还须系铃人。”一直沉默的托尼终于说话了,他看起来心事重重,头发和眼睛里都似乎蒙着一层灰,“如果幻视在的话...”

西格恩已经开始了吟唱,柔和的淡绿色光芒随着咒文的释放而扩散。尘世巨蟒看起来稍微安定了一点点,博士抓紧时间修复空间的破损部分。

“海姆达尔也看不到洛基在哪。”有些懊丧的抓了抓头发,索尔接着说,“他身上还有很重的伤,必须尽快把他带回来。”

“刚才是在叫我吗?”

话音未落,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了过来,这个声音,正是幻视。

幻视宝宝飘到桌边,摸了摸头,“虽然没敲门不太礼貌...”接着他指了指尘世巨蟒,“不过我听得见她很痛苦,所以就忘了。”

跟在他身后的绯红女巫笑了,接着她来到博士身旁,询问,“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太谢谢你们了。”眼见着大家都在帮忙,索尔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湛蓝的眼也湿润了。

“所以可以给我讲一下大概发生了什么吗?这样我才能更好的试着和她交流。”幻视眨了眨眼,看着大家。他额头上的心灵宝石正发出非常淡的光芒。

娜塔莎站起身,将冬棺之心向桌子中央推了推,“尘世巨蟒是洛基的女儿,在大概三个小时前,本来处于正常形态的耶梦加得因为洛基和托尼的对话而发了狂,失去控制变成了巨蟒形态。”

“然后呢?看起来并不是这么简单。”

“幻视宝宝你知道昆古尼尔吗?”托尼接着说,“不知道谁拔出来了墙上的昆古尼尔,命中了洛基,很可能是灭霸,虽然我们没有侦测到。”

柯林特抱着肩膀,叹口气,“应该不会是绝对命中,否则洛基就真的没救了。”

“目前来说绝对命中只能洛基自己发动,因为昆古尼尔的现任主人是他。”索尔脸上的阴云不减反增,眼里的蓝色也像是结了冰,“接着,发狂的耶梦加得吞了他。”

幻视有些不理解的稍微摇了摇头。

随即美队开口,“最后被迫吐出去了。”

“洛基失踪了。或许是被灭霸带走了。”班纳博士摘下眼镜,“之前的黑洞只把我扔到了两英里外的空地上。不明情况的战斗机编组攻击了尘世巨蟒,但是并没有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最终她在海岸边短暂的停下,史特兰奇博士才想尽办法把她带回来。”

“斯塔克先生,您当时说了什么?”

托尼皱着眉,显然是也在试图理清这团乱麻。食指轻轻敲着桌面,他最终开口,“小家伙认为洛基骗了她。我当时说的是,不管洛基和灭霸有什么协议,还是对耶梦加得有什么安排,无论他成功与否,我们都跟他没完。”

“我倒是觉得是耶梦加得知道了此前她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意识到现实和洛基告诉她的有出入,会是哪一点呢?”队长十指交叉,提出自己的意见。

“和灭霸有协议?”说话的是班纳博士,“但是我觉得她还小,并不懂这些。”

娜塔莎皱着眉,暂时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还有一条,让小家伙跟托尼姓。当然这是玩笑。”接着柯林特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和罗曼诺夫特工对视了一眼。

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娜塔莎的脸色一下子白了,接着她重新镇定下来,看向幻视,“你听得到她很痛苦,还有其他的信息吗?”

“暂时没有。”幻视宝宝摇了摇头。

“结合柯林特的佐证和我们大家所见的事实,耶梦加得并不是没有自我防卫的能力,而且不低,实际上可以说话,非常聪明,很爱洛基。”娜塔莎再次站起身,环视了一下众人,将笔按在桌面上,“其实托尼还有一句话,可能被我们自动忽略了。”

“哪句?”

停了几秒钟,会议室里安静的只剩下西格恩低声吟诵的咒文盘旋往复。娜塔莎缓缓开口,“‘你肯定活不了多久了。’”

连吟诵的咒文都停顿了一秒钟。

“洛基的魔力消耗的十分严重,”史特兰奇博士开口,打破了沉默,“在你们分别和他战斗的时候,我观察到了一些异常情况可以表明这点。”

索尔将自己的脸埋在双手里,身子有些痛苦的弓起来,随即就重新直起身,竭力保持镇静,虽然,颤抖的指尖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接着,阿斯加德的王看向幻视,语气十分诚恳的说道,“请帮我们和小公主沟通,找到我弟弟在哪,可以吗?他被永恒之枪戳中了身体,此刻还不知道是不是在哪里受罪。”

幻视落在地面,迈步走过去,握住他的双手,郑重的点了点头,“我会尽力的。”

镜像空间里的尘世巨蟒比刚才稍微安分了一些,但是也只是一点点。

心灵宝石的光芒慢慢变得明亮,幻视闭上眼睛,试图和她建立联络。

古老的咒文又宛如一曲晦涩难懂,却有着魔力的歌谣。阿斯加德的绿眼睛法师轻声吟唱着,硝烟仿佛也散去,灰暗的天空漏下一道阳光。

博士此时却看到了一些奇异的景象,似乎是什么东西的碎片...是记忆?

然而电流噼啪响了几声,房间里的灯全都灭掉了,Friday报告是电力出了故障,正在维修。

在大家的注意力被转移的这一小会儿,和尘世巨蟒建立连接的幻视忽然惊叫了一声,落在地上,绯红女巫连忙上去扶住他。

不过幻视迅速站起身,但仍旧捂着额头,似乎十分痛苦,“我和她说上话了!”

“怎么回事?”博士连忙询问。

“她的思维和洛基是联通的,顺着可以找到他在哪里,不过应该是不在我们的维度,”接着他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组织语言,“但是情况不太乐观,小公主提到了预言者之书,但是不肯多说别的了,她在试图分担...分担一些东西。”

几乎是立刻,娜塔莎脱口而出,“‘我看见有人被五花大绑在王宫之下,沉于河流的大锅之底。’”

“不过小公主怎么会知道预言者之书?”托尼皱起了眉,“明明和实际情况大相径庭。”

“‘这个可怜的人似乎便是洛基,唯有他的妻子陪伴在他受难之际。’”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西格恩完成了吟诵,接着将娜塔莎那段诗歌的后半句补完。

索尔有些不可思议的摇摇头,“你怎么会知道中庭的故事?洛基他现在在哪?”

“一半时说不清楚。如果这次也被修正了的话,他现在很可能在梦之河的源头,更糟糕一点的话,头上还可能有一条毒蛇。”西格恩平静的说着。接着她转身看向幻视,“非常谢谢你了,可以帮我们带路吗?”

索尔握紧了拳,“我是一定要去的!”

娜塔莎捕捉到了西格恩话里的细节,也皱起了眉,但是没有立刻说出来。现在,找到洛基在哪是最关键的事情。

似乎有些痛楚,西格恩也稍微蹙了下眉,伸手按了按心口,随即抬头看向博士,“于情于理,或者按照中庭版的故事,我都是该去的。博士,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吗?我想我们需要一个医生。”

“但是这边也需要维持镜像空间,我一个人的魔力看起来不够。”绯红女巫担心的看向尘世巨蟒,指尖散发的红色能量渐渐变得密集。

“我留下一个分身就是了。”

这次,大家终于亲眼见识到了分身术,西格恩就那样轻松的从自己的身体上走下来,变成两个一模一样的绿眸法师。

“还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的吗?”美队问道。

史特兰奇博士想了想,转回身回答,“准备一个医疗小组吧。”

——————

索尔他们几个人回来,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

“放我下来。”最先开口的却是洛基。他正被索尔打横抱着,声音很虚弱,但是异常坚定。衣甲撕的破烂,眼睛上也缠着厚厚的白纱布。脸上的血迹被简单擦过了,薄薄的嘴唇发灰,一丝血色也没有。

留在临时会议室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连冬兵也到了美队身后。

索尔的喉结动了动,眼睛通红,但还是把弟弟轻轻放下。洛基几乎是站不住的,他想去扶,但是被推开。

邪神自己摸索着够到墙壁,稳住身形。虽然看不见,但还是找到了耶梦加得的方位,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此时博士迅速张罗好了托尼叫来的医疗小组,但是也不敢动,只能看着洛基。

西格恩倒是非常平静的站在一边,但是心细如发的娜塔莎发现,她的眼角也是红的。

“不同维度时间流逝是不一样的,这边只过去了几个小时,但梦之河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幻视轻声说着,“联系很弱,我们在那边找了很久才...”

 

 

扶着墙壁的手掌,指关节因为用力而稍稍有些变形。黑发凌乱的散在脑后,有一两缕搭在白绷带上。邪神咬着牙,但丝毫没有弯下腰的意思,尽可能的仍旧站的很直,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向镜像空间。

 

“Jor...”

 

尘世巨蟒忽然停止了暴躁的扭动,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Jor,别闹了...”绿色的光点缓慢升起,将洛基围在当中,“我在这。”

 

悲鸣之声震的镜像空间又开始碎裂。尘世巨蟒垂下头,来到他面前。

 

我在这...

 

光点散去,洛基的身形变小了,头发也由之前的及肩垂到了腰际。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现在的邪神...

 

看起来就是照片里那个女人。

 

光芒之中,耶梦加得正在恢复原本的身形。

 

洛基虽然看不见,但是仍旧轻轻伸出手,试图触碰女儿的发髻。

 

娜塔莎也不禁偷偷抹了一下眼睛。

 

碰到那团光芒的一瞬间,洛基轻轻的舒了口气,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接下来的时间似乎被放慢了,娜塔莎看见绿色的光点尽数飘散在空中,洛基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垮掉了一样倒下去。胸前的伤口开始破裂,很快,地上就出现了一大滩血。

耶梦加得哭泣与尖叫的声音似乎也听不到了,博士和医护人员已经冲上前来。红了眼的索尔被美队和鹰眼奋力拦住,托尼沉默不语。

西格恩仍旧站在原地,但是眼里都是泪。

 

最后一盏坏掉的灯在此时恢复了光明,娜塔莎觉得那灯光非常刺眼。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