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EXECUTON 10【终章】

相当于废话一样的终章。不过好歹是写完了。

可选BGM:Pale Swan Song Dove Lost

警告:选择不同BGM可能导向不同的结局认同

EXECUTION 10【终章】

 

三个月之前。

 

当史蒂芬·史特兰奇博士被通知办公室有人要见自己的时候,他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的。直到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洛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于是他回身锁上了门,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二十种可能会派上用场的法术。

但是博士发现邪神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阿戈摩托之眼在你手上,你也知道怎样去使用,我说的没错吧。”没有任何寒暄的,洛基单刀直入。放下茶杯,抬头看向博士。他的脸色苍白的有些过分,甚至端着茶杯的手也在微微发抖。不过很明显,他也在试图隐藏这些细节。

“先让我想想,阿斯加德的王子光临中庭又有何贵干?你的王兄呢?”

“我没时间和你说别的了。”阿斯加德的小王子有些不耐烦似的,气息也稍微凌乱。“告诉我你想不想做一笔交易。”

博士不得不加了十二分的小心。自从上次洛基和索尔来了地球,自己带他们去挪威找了奥丁之后,这家人就再无音信。史特兰奇知道海拉被放出来了,但是不知阿斯加德现在是怎样...“阿斯加德的神明要和中庭人做什么交易?”

“再没有阿斯加德了。”洛基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

如果有什么比喻能用来描述的话,博士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词是发怒的母狮子,当然这连个形容词都不是,不过也算生动形象。“诸神黄昏开始了?”

“结束了,都结束了。”重新端起茶,像是为了镇定下来一样,洛基尽可能放慢速度的将一整杯都喝了下去,接着深呼吸了一下,重新抬起头,“我来和你谈一笔对中庭无害的买卖,如果你经营的好,说不定还是有收益的。”

“那又和阿戈摩托之眼有什么关系?”博士意外的发觉,洛基身上几乎没有魔力波动,仿佛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庭人,难怪他都坐到办公室了,结界也没有侦测到他来了。

“我时间不多,不过我也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所以只提醒你一句把它收好,而且,”小王子看着对方的眼睛,脸上严肃得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你就当邪神是在打这块宝石的主意吧,毕竟我也经手过了几块。”

反常。博士的心里疑惑更多了,“好吧,那你说的交易又是什么?我总得先知道内容才决定——”

“阿斯加德的高阶魔法。”打断对方的话,洛基直接将一本厚重的书拍在桌子上。

作为法师,博士当然知道九界中的魔法各有不同,而神域作为统管,对魔法的研究将会是上乘中的上乘,这确实是个诱人的筹码。“等等,你的条件又是什么?”

“你觉得分量不够的话,还有更多。”不顾博士的诧异,洛基又像变戏法一样变出来更厚的两本放在桌上摞起来。

“洛基,我当然知道你也是个出色的法师,”摆手示意他不用继续拿更多了,博士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所以你也知道用什么来收买我最合适。不过——”

“史蒂芬·史特兰奇,你是全中庭最优秀的法师,古一也对你赞赏有加,难道你就不希望——”他停顿了几秒钟,湛绿的眼睛稍微眯起来,“你就不希望成为九界之中最强的法师?”

“听着,洛基,对于我来说,守着一个中庭就已经够困难了——”

“——所以你需要更强大的力量,而我恰好能给你,这是笔你绝不亏本的买卖。”

“不是——”

“——你可以拯救更多的人,更少的无能为力。你可以不再只用手术刀,而是更强大的魔力——”

“——是的我知道,洛基,不过你先听我说,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中庭不受其他维度或者宇宙来客的侵袭,我也不希望我的工作受到任何打扰。”

“那就是说这笔买卖你不太想做咯?”稍微停顿了几秒钟,洛基收回手臂,抱着肩膀。

博士也很想知道邪神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不过看起来,他身后没有跟着军队,或者雷暴。“你认识古一法师?”

“那不重要。我的时间不太多了,告诉我,这笔买卖你到底想不想做。”

“你不说你提的条件,我无法考虑答应不答应。”

这下洛基沉默了,抿了抿嘴唇,重新倒了杯茶,端在手里但是明显一直在抖,额角也有细密的虚汗,邪神又放下杯子,叹了口气,“古一告诉我,中庭人里,你是最值得信任的,虽然这句话从我这里说出来很可笑。”

“你看起来不太好,这是一个医生的直觉。”

“我确实不太好不过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你先说你的条件,否则你加再多筹码,我也不会考虑。”

“我...”绿眼睛闪烁了几下,“需要一点帮助。”

“哪方面?看起来不像是召集一支军队。”

“对中庭没有坏处,对你来说也是小事一桩。”

“那我更好奇是什么小事,能让你舍得开这么大的价钱?”

洛基闭了闭眼,显然注意力难以集中,脸色也差的吓人,想去拿杯子却几次都没抓到,额角的冷汗已经很明显了。

仍旧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看来这并不来源于什么法术...也许他受伤了?“洛基,到底出了什么事?”

“...先答应我...”

“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博士试探着靠近,手里的法阵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当离得足够近的时候,他终于感应到了微弱的魔力波动,是洛基的,不过...有点奇怪...随即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坦诚相待吧,这是谈判最基本的诚意,我也知道你维持这个体面的形象有些困难。”

“...果然是骗不了你。”稍微松了口气,洛基竭力的深呼吸了几次,随即妥协一般的,肩膀放松了下来。法术伪装随着光晕消散,显示出邪神现在真正的状态。

由“他”变成了“她”,但是那双绿眼睛里的骄傲与自尊绝不会是第二个人。黑头发凌乱的披在身后,几缕被冷汗濡湿贴在额头和脸上,她大口的喘着气。

但是随着视线下移,博士刚才的这份震惊被一份更大的取代了——她的小腹隆起,明显是...是怀孕了。

天哪。

“Help my child...please...”

裙子上的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看来羊水已经破了有段时间了。博士此时再也不顾忌那么多,直接上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办公室已经上锁的门自动打开,史特兰奇博士抱着她冲出办公室。

 

“First I am a doctor, then I am Doctor Strange!”

 

一个月后。

当史蒂芬·史特兰奇博士推开酒店房门之前,他看见了画在上面的法阵。淡绿色的光芒亮了起来,随即慢慢熄灭。

食指做了个画圈的动作,房间的门自动打开。

所有窗帘全都拉得严严实实,穿过小客厅,卧室的门虚掩着,没有光落出来。

唯一一点光源是放在床头桌子上的电子时钟,在昏暗的房间里仍旧精神抖擞的站着岗。

药瓶东倒西歪的在地上乱成一小堆,还有放在电子钟旁边的一瓶,药片洒了出来,和瓶盖一并掉在地上。

博士用指关节轻轻叩了叩门。

织物摩擦窸窸窣窣,被子里伸出一只小手,扳过电子钟看了看,随即丢出一句话,声音很轻,似乎还带着点起床气,但是比一个月前好多了。“...你来早了十分钟。”

“对于医生来说每一秒钟都很重要,你知道,在急诊的时候——”

绿眼睛半睁半闭,显然还是没睡醒的状态。洛基摆摆手,让博士掐掉接下来的科普性说教,接着撑身坐起来一点,又把被子拉起来盖上,像是个仍旧不愿起床的孩子。“我知道。”

“那好吧。”博士拉过椅子在一旁坐下,看着仍旧没有恢复到原来状态的,娇小的洛基女士,“我想我们现在也不需要那么多医学设备来监测你恢复的怎么样。”

“——我女儿有给你添什么麻烦吗?”

“没有,只是成长的很快。”回想一下医院那边的情况,心里感叹,神域的孩子就是不太一样。“看起来都像六七岁的孩子了。”

“其实她在我这里,也有了上百年。”接着洛基捕捉到博士眼中一闪而过的一点什么,勾起嘴唇轻笑,“你最好收起你的好奇心。”

谁不会好奇耶梦加得的父亲究竟是谁呢?其实博士偷偷留下了一份血液样品,如果能接入神盾局数据库的话...“当然,我不会管你们神域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医生,我仍旧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但我不是你的病人。”

“病历上这么写着你就得听我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博士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说完才意识到,天哪,对方可是邪神。医者仁心,忘了这码事。

洛基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没有任何被惹怒的迹象,随即又笑了,“好。”

干咳了两下,试图缓解尴尬,史特兰奇博士避开她的眼神,“你就只在房门上画个法阵当防御措施?”

“如果我信不过你的话,也不会安心的在这躺上一个月。”

这个洛基,让博士感觉很奇怪。纽约之战的相关信息博士当然全都看过,那可是个极度危险的邪神,而此时,故事的主人公正安静的如同最听话的病人一般,躺在床上。

是因为,有了女儿的缘故吗?

“...也就是说,其实你带着齐塔瑞人来地球的时候,就已经?...”

“如果你想用‘怀着’这个词的话,我虽然并不怎么喜欢,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建议。”

“天哪...”

“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在冷战,她不和我说话。”接过递来的水杯,洛基稍微喝了一点,接着说,“也是我犯得错误越来越多的时候。”

“她很像你,既聪明又机警。”

闻言她笑了。“当然要像我...当然。否则要像谁呢。”她晃了晃杯子里的水,“你是在诧异那次那么大折腾,我甚至被浩克拎着在地上摔来摔去,她都没被弄死?”

博士点了点头,“确实,呃...很抱歉,在这些方面我总是把你当成普通中庭人。”

“在彩虹桥下的星际荒野里死里逃生,在中庭挨点枪弹和炮火,在阿斯加德的监狱忍受没日没夜的羞辱和折磨,在黑暗星球被捅一刀,然后在你这自由落体三十分钟摔在地板上,再回去和我大姐打一架,这样一轮下来我都没死成,”洛基又笑了,“何况我女儿呢。”

“或者说,虽然这样很冒犯,其实她才是你撑下来的理由?”

这次洛基沉默了,看着水杯不说话。

“如果你愿意,她也愿意的话,那她可以一直那样继续陪着你,我知道孤身一人的感受。但是你为什么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让她离开?”

慢慢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最终洛基吐出一句话,“女儿也总是有离家的一天。”

“索尔完全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了的话,会怎么看待我,和我女儿?”

“你觉得他会排斥你们?”

“这不是多一个成员的问题,而是整个奥丁森家族的名声问题。”放下杯子,她稍微抬头,“所以我希望让你把她带去神盾局,复仇者们那里。索尔也会在他们那边,不是吗?”

“那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博士,你忘了,我可是邪神。你这样问我是不会回答的。我自有我的计划,只是不希望有任何人来干扰。不过显而易见,”在这她停顿了好一会儿,“和我这个‘生父’撇清关系了的话,她仍旧会有阿斯加德公主的地位。”

“所以你这次打算站在反派的位置上?”

“不,不是这次,是我一直都是。”

 

歌剧院之夜。

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围巾,洛基在心里感叹,北美的秋天怎么来的这么快。

也对,阿斯加德四季如春,压根就没有秋冬的概念。

几乎“倾巢出动”了,总部只有博士和鹰眼留守,看来自己的待遇级别还真是高。

冬兵的话不多,不过意外的让洛基觉得,如果成为队友的话,他们一定还算合得来。此时邪神站在远处,看着冬兵潜入基地。算是个顺风车,这让他不由得想说一句谢了。

趁着所有人员都去应付冬兵的时候,洛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复仇者的总部。看起来博士也去阻拦冬兵了,那么,耶梦加得身边,就只剩下了柯林特。

嗯,一定有很多可谈的。不过按照战略部署,即便是出状况也不应该是博士迎敌,这么简单的破绽难道没有人察觉?

冲着摄像头打个招呼,推门进了玻璃房间,邪神看到柯林特正张弓搭箭对着自己。摊手,轻轻笑一下,表示没有敌意,“我只是来看看我女儿。”

“那我觉得我需要和你谈谈。”信号受到了干扰,通讯早已经中断几分钟了。

“先给我五分钟。”

没等鹰眼回答,耶梦加得已经过去抱住了洛基。邪神小心的把她抱起来,眉眼里的笑意和流露的情绪让柯林特认定,那绝对不会是一个不爱女儿的父亲所能伪装出来的,就算他是邪神。

毕竟,柯林特也是个当父亲的。

哪能有多少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呢。不管你是神域人,中庭人,约顿人还是浩瀚星空中哪一个星球的住民。

“Friday的系统已经被篡改过了,不会自动发出警报,你也不必担心,我这次来什么都没带。所有人都在调查她妈妈是谁吗?”

通讯器那边,娜塔莎等人应该正和在歌剧院的洛基对峙,虽然仍旧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柯林特看着眼前的邪神,忽然明白了这就是一出声东击西的戏码。为了来看个女儿也这么大费周章...也只有洛基了。“差不多。即便如此,你仍旧会被视为敌对势力,博士很快就会回来了。”

“很好。”然而洛基非常平静,摸了摸女儿的头顶让她回去继续看书,接着他起身走向门口,柯林特立刻跟上。

鹰眼自知自己一个人是不太可能敌得住邪神的,虽然到现在他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仍旧不能放松警惕...那他到底在计划什么?

“有烟吗?”

太阳偏西,柯林特和洛基来到附近的露台上。对于这个问题稍微诧异了一下,鹰眼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了过去。

洛基伸手抽走了一支,接着打了个响指,一点小火苗将之点燃。

鹰眼是很少抽烟的,此时他心里的诧异和疑问已经团成了一个比浩克还大的球,虽然容颜并无多少更变,但现在他看到的洛基和几年前带着军队第一次来中庭的洛基判若两人,这不禁让柯林特好奇这些年间发生了多少事情,让那个背负着仇恨与恩怨的小王子变成如今的模样。

足有半支烟的功夫洛基什么都没说。

柯林特自己的这支烟基本没怎么抽,他一直注意着邪神的一举一动,但是事实却是,除了耳朵里塞着的通讯器信号逐渐恢复,同步传送着地球那半边的现场状况,托尼他们正往回赶。两个人谁也没说话。想了想,柯林特关掉了通讯。

烟雾升腾,让邪神的眉眼有些不太真实。轻轻咳嗽了一下,他终于开口了,“我仍旧是个叛徒...或者说敌人,对吧。”

“你把魔方交给了灭霸,并且离开了阿斯加德的飞船。”

洛基点点头。“是。”

“为什么?”

“我不会向你解释。”

“都在你意料之中?”

“我只是来看看我女儿而已。”熄了烟,邪神不易察觉的笑了一下,接着又恢复到基本没什么表情的状态,“谢谢。”

忽然间柯林特似乎明白了什么——女儿,对,女儿。救世主也需要一个救世主。“我想我懂了你为什么做这些事情。”

“是吗?”

“因为我也是个父亲。”

洛基稍微愣了一小下,接着垂眸笑了。“那这就算是父亲与父亲之间的秘密吧,我该走了。”

 

如今。

所有人都到了,所有人。

阿戈摩托之眼被放在桌子正中间,博士正在和许久不见的福瑞说什么,难得齐聚一堂的复仇者们坐在桌旁沉默不语,甚至连寇森也被叫了回来。

而阿斯加德方面的代表却是西格恩和海姆达尔。

大会议室旁的房间里,索尔握着洛基的手,后者则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

“寇森也回来了。”轻声说着,索尔并不确定弟弟还会回应,他太虚弱了。

而洛基只是轻轻点了下头,重新闭上眼睛。

所有监测仪器都在正常运转,房间里没有其他人。耶梦加得由瓦尔基丽和赶来的希芙负责照看,出人意料的是,女武神也很有带孩子的天分。

“他还不知道之前和他连线指挥部署军队的奥丁森先生是你不是我呢...”继续说着,雷神生怕一个错神,洛基就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闭着眼睛,轻的能被风吹散的声音。“他要是见了我,那得多尴尬。”

“你杀了他一次呢。”索尔挤出一个笑,“虽然他又活过来了,还继续当神盾局的特工,而且干得不错。寇森还组建了个小队...”

洛基捏了哥哥的手一下,让他停下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碧绿的眼睛稍微睁开,嘴唇却苍白的没有血色,“索尔,你还记不记得你登基大典那天?”

“哪次?”

笑着叹气,洛基稍微动了动胳膊,却没有回答。

这个反问确实有点讽刺,索尔知道,也记得幔帐之后走出那个戴着头盔,把杯子里的酒变成蛇的小王子,当然,当然记得。“那我知道了。”

“有时候我很嫉妒你...”

“我也爱你。”

有些惊异于索尔打断自己的复述,直接奉上了回答,洛基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别过头去,又笑了。

(原话:“有时候我很嫉妒你,但是毋庸置疑,我爱你。”)

接着索尔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来,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弟弟的额头。“所以你不必担心。”

(“所以亲我一下?”)

“我没什么可担心...”

“那倒也是。如果博士这次用那个什么之眼倒流时间,会回到什么时候?要是回到大典那天,我肯定要再亲你一次.......”

“‘阿戈摩托之眼’...”

“啊你也知道我不怎么懂魔法也记不住这些宝石叫什么...”

听着索尔在一旁絮絮叨叨的,洛基笑着叹气。心说该不会是带孩子的经历让他变成这么个话痨了吧。想着又重新闭上眼睛。

仪器示数正常。

“...把冬棺还回去,约顿海姆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了吧?小公主应该没有去过?话说你还没告诉我她生日是哪天...”

“哥。”

非常轻的一声呼唤,让索尔立刻结束了无意义的发言。握紧了洛基的手,他回答,“我在呢。”

“...我有点累。”

 

任何相遇,都是重逢。任何离别,都是为了下一次相遇,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地狱。

 

即便离开,我也知道,最终你仍会回到我身边。

 

索尔忍不住再次抱了抱洛基。在梦之河旁找到弟弟时,他就预感到,那本中庭的预言者之书或许并不是胡编乱造,他们之间的羁绊远远不止这几十行诗句。

如果只说是爱,那也或许太过狭隘。

不管前一次怎么样,后一次怎么样,现在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洛基的气息虚弱但是也还均匀,索尔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点。

会议室那边应该是快出结果了,其实他们已经开了好几天的会论证...管他论证什么东西。

都去他的吧。

阳光悄悄从缝隙溜进来,房间里只有仪器滴答作响。

 

——Fin



评论
热度 ( 17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