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SHIELD&Avengers】FileO84-SHIVA

编号:Anti-Execution-02

人物涉及:神盾局特工,索尔,洛基,娜塔莎,奇异博士

世界观:架空。经过了时间回溯之后,一切安好的现实世界。但是因为进行过回溯,造成了一些bug和信息遗失。对神盾局小队的故事线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Summary:确认了爱莎不是异人族之后,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在这个所有人都焦头烂额不知所措的时候,九头蛇登上了舞台。

Part 2 Lie

 Give us a little love

Where do we belong, where did we go wrong?

If there's nothing here, why are we still here?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好,没有什么成大气候的危险组织,没有什么末日危机。

纽约的一战也逐渐被人们忘记,复仇者们淡出公共的热门话题和视线,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做着一些,虽然不是拯救世界那么酷,但也仍旧非常重要的任务。

比如托尼去海底修个管道,史蒂夫给学生们做演讲,班纳博士继续当医生,巴顿要带孩子,等等。

只是碰巧今天罗曼诺夫特工休息,并且在总部而已。

此时她的心里装了一堆疑问。

神盾局小队严阵以待,镇静剂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解除,爱莎仍旧在沉睡状态。

寇森再次打量远道而来的阿萨神明,比起之前的遭遇,索尔就像是已经换了个人一样。虽然仍旧散发着耀眼的王子气息,但已经少了很多那份灼人的冒失和鲁莽。

那这几年,一定是发生了许多事情。对了,洛基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他要这么迫切的调查这些可能和洛基有关的线索?爱莎真的和邪神有什么关联吗?

隔着玻璃,索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心细如发的娜塔莎捕捉到一点,他的眼睛稍微有些发红。

“在确认之前我们有将爱莎·斯丽雯计入O84档案的提议,我的队伍有应对相似状况的经历,不过我还是认为,如果爱莎属于阿萨,她还是移交回神域比较好。”

索尔回头看了看公事公办,一本正经的寇森,接着又继续看着玻璃另一边的爱莎,反光让他的影子变得模糊,嗓音也变得低沉,“她的眼睛,很像洛基。”

“她可能是洛基的孩子?”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雷神本尊,西蒙斯抱着板夹,小心翼翼的问着,想上前一些又不敢。“但她有霜巨人血统。”

在场除了索尔没人知道那个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年轻的阿萨之主转回身,面向众人,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先轻轻叹了口气,接着缓缓开口,“我弟弟是霜巨人,虽然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确实敌对,但这不是什么问题。”

娜塔莎漂亮的眉毛皱的更紧了。

“就算他背负着种种罪行,抑或所有人都将他遗忘,我的余生也会永远为他哀悼。”索尔继续说着,“我不会为他开脱,但我不是很想再回忆一遍。如果爱莎确实是他的血脉,她就是阿萨的公主,我得将她带回去。”

“我想这也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寇森也表示同意。

但是黛西并不完全同意,她知道自己的级别不够直接上来提出意见,不过寇森也并不会因此为难她。黛西再次检查了一下监视器上爱莎的体征指数,“等她醒过来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她似乎知道自己拥有超乎地球人类的...魔法,但是并不知记得自己的身份。”

“我和菲兹保留了爱莎的血液样本,但是DNA鉴定对于她到底有没有用还不知道,况且,我们也没有洛基的样本。”

像是不想去回忆,索尔看向说话的西蒙斯,许久才开口,“如果她自己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想不起来这些事情,中庭的科技也无法解决,那母后肯定也会有办法。”

局势非常微妙,在座所有人心知肚明。

“看来我们只能先等着爱莎醒过来了。在那之前,或许我们可以从洛基的档案入手。”娜塔莎深知阿萨的二皇子在地球的声名狼藉,作为宇宙级战犯,中庭并没有审判他的权利。而自从纽约一战之后,洛基被押送回阿斯加德,神盾局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更新。更令人觉得难办的是,此时站在一旁的寇森此前就是被洛基杀死,而现在面临对很有可能是洛基女儿的爱莎,神盾局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些难做。

菲尔的一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直到娜塔莎提出来,大家才逐渐发现,对于洛基这个人,不,神的印象已经淡薄的快要消失了,这个代号背后是什么,或许只剩下了几个乏味的字符。

对于查看档案的提议,索尔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声“好”。

10级权限的加密文件公开投影在大屏幕上,一张明显是监控的截图放在照片的位置。邪神安然自若的坐在玻璃监狱的长椅上,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冰冷笑意,眼神里是高傲和疏远,正望着摄像头,仿佛他坐的还是九界之主的宝座。不知是光线还是什么原因,这张照片里他的眼睛呈现一种墨绿和亮蓝混合的奇怪颜色。

档案明显被人动过手脚,只有一行乱码的字符。寇森没什么表示,只是让黛西运行程序解码这行字符。

西蒙斯报告爱莎已经醒了,芭比留在那边照顾她。

“太好了。”索尔的眼睛明显的亮了起来,他放下那把雨伞,站起身就要过去。

“请等等,”而娜塔莎伸手拦下了他,索尔也出人意料的没有反对,只是等着娜塔莎说话,“让我先去谈一下。”

雷神点了点头,意外的配合,“这样也好,我也怕吓到她。”

太意外了。

罗曼诺夫特工拿过平板电脑,将洛基的照片传输进去,接着去了爱莎所在的隔离仓。那边其实安排了足以镇压一次暴动的特工中队。

即便她此前召唤的雷暴差点让和风一号飞不回来,但芭比也没有表现出多少责难和敌意,但或许那只是间谍的工作状态而已。裹着毯子缩成一团的爱莎显得非常无害,体温回升的过程中皮肤的蓝色也开始从指尖退去,她只是茫然的用红眼睛看着手臂上的深色花纹慢慢消失,既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直到罗曼诺夫特工进门。

“...娜塔莎?”

“你认识我?”娜塔莎有些诧异,虽然自己也是个臭名昭著的间谍,但没想到...不,她也认识寇森,还知道复仇者。

“我记得你。”

“你见过我?”蹲下身,女特工扣过平板电脑,和善的询问。她想知道,爱莎还记得多少事情,而且看起来不是什么小事情。

蓝色已经都消失了,爱莎伸手理了理头发,又缩回毯子里,接着抬头四下看了一周,眼神变得清明许多。从这一刻开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苏醒了,爱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随即稍微张开嘴,舌尖舔了舔下嘴唇,似乎眉眼还带着一丝笑,“你好呀,罗曼诺夫特工。”

“看来我不用自我介绍了,”娜塔莎也笑了笑,虽然心里一阵莫名的寒意,她不得不开始有些承认,爱莎的神态举止真的有邪神的影子。“你叫爱莎?”

“爱莎·斯丽雯,这是我记得的,如果神盾局能帮我查出来我到底叫什么,我感激不尽。”像是蜕了层皮一般,她的语气变得极其冷静又不带一丝情感,“想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想看看我的脑子?请你们随意。”

作为一个站在间谍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娜塔莎能读出这些语句里隐藏的含义和包在棉花里的针尖。她可是能和邪神周旋的中庭人啊。“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

Even I am a MONSTER

适用于人类的谈话技巧有时候对神明也起作用,但邪神总归也有着一定的路数,而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完全是不按路数来。娜塔莎本以为她会从对于兑现承诺的怀疑来继续,没想到爱莎直接跳过了这个步骤。但黑寡妇的名号不是光靠杀人得来的,“We all monsters.

充满怀疑意味的稍微歪头,眼睛也眯缝起来一点,爱莎回复了一个简短的单词,“Ants(蝼蚁).

“这么说,你一直都知道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吗?”

“我们可以省略这些技巧性的对话了,罗曼诺夫特工。”

“好吧,那你能告诉我,我们是在哪里见过面吗?”

“我能告诉你的是,你们关不住我。”

“不会一直这样限制你的,当这一切结束就会放你自由。”

“下一个阶段是玻璃监狱吗?你们要做的结实点。”

其实谈话的开始,娜塔莎就已经有了底。即便爱莎的言语充满来源不明的抵触和不配合,以及胡搅蛮缠转移话题,但她犯得错误同样是轻易暴露了自己的目的,给了娜塔莎找寻支点的机会。“我们可以帮你找回你的记忆。你不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双亲是什么人吗?”

抛出的这个筹码让爱莎静默了一秒钟,随即她像是料到了娜塔莎会这样说一般,垂了眉眼轻声发笑,甚至笑得有些喘不上来气,“同样的招数不能出两次,罗曼诺夫特工。你以为我在乎吗?”

娜塔莎的心里一阵阵发凉,并非因为和爱莎的谈话非常不顺利,而是她似乎记得,类似的对话在某个时间发生过。

 

“你好呀罗曼诺夫特工。”

 

“你以为我在乎吗?”

 

......不,这不可能。但记忆却是那么真实,歌剧院的灯光,战场上的烈风...邪神的绿眼睛与面前爱莎的眼睛慢慢重合,但娜塔莎迅速让自己镇静了下来,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心平气和的继续说话,“你确实过得很自由,但我们也总是要寻找事情的真相。”现在爱莎还在周旋,如果不是她还有什么计划,那就是她知道硬逃是出不去的。不再犹豫,女特工祭出底牌,将倒扣在腿上的平板拿起来点亮,翻过来放在身前,“你记得这个人吗?”

屏幕的亮光映进眸子里,爱莎只是毫不在意的扫了一眼照片就迅速移开视线,像是听到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又笑出了声,“罗曼诺夫特工,这种问题你问5岁小孩子他都会知道。”

“你记得他吗?”

“我记得与否又能怎样?”

破绽。她认识洛基,只是装作了不在意。娜塔莎的底牌又多了一张。在外面的世界里,邪神已经几乎被人们忘干净了,他最大的功劳,就是让复仇者们打败他,让索尔把他带回神域接受审判。旁人可能发现不了,但娜塔莎已然知道爱莎已经故意说了一部分想要起误导作用的假话,显然的,罗曼诺夫特工并没有上当。即便爱莎学来或者直接照搬了邪神的一点点皮毛,但她终究是斗不过训练有素的女特工。不过目前,最好的策略还是装作已经上当了。“他曾经是我们最知名的敌人之一。我希望我们的谈话会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听到有人和你们作对,我很高兴。不过你们已经在研究我了不是吗?外面还埋伏着那么多特工,都是为了对付我?这样看起来,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有什么友好合作关系了。”

对于神盾局和复仇者们的仇恨?娜塔莎又套出了一条线索。“那你是不记得他?”接着做出一点惋惜的样子,“一切都不会那样糟糕的,只要愿意争取。”

无可奈何的叹气,爱莎像是受不了这样无聊的对话了——或者说,可能是已经无计可施。“如果你没有其他问题了的话,我想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

“感谢你的配合。”罗曼诺夫特工点点头。(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而爱莎沉默了两秒钟,牵起一个微笑,“不,谢谢你。”(No,Thank you.)

 

系统侦测到入侵的时候大家都在关注着娜塔莎那边的谈话,黛西的程序已经解码出了成果,几个红色的字母伴随着警报声在屏幕上闪动。

[HAIL HYDRA]

“怎么会是九头蛇?”

而邪神的照片仍旧好好的放在那,配合着警报和闪动的红光,仿佛他本人正站在此处,笑着说,“Surprise~

“我弟弟不会和九头蛇有什么关系,”索尔拿起了他的雨伞,抬头看了一下大屏幕接着就疾步向门口走去,“这一定是阴谋!”

监控显示没有地面武装入侵,但系统正在遭受攻击,黛西和其他工程师已经开始进行抵抗。

“神盾局也能应符好这次的吧,但就算爱莎暂时不能带回神域,我也得确保她的安全。”伞已经变回妙尔尼尔,雷神正准备推门出去,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发光的圆形法阵凭空出现,接着奇异博士从里面走了出来,刚才拦住索尔的正是他。博士迅速的四下看了看明确情况。“你们这边是怎么了?”

“博士?”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睛里全是惊讶和意外,理论上他们是不认识的,但是此时双方都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

“我找到了一些可能是属于神域的东西,稍后再说。”

“博士,”此时娜塔莎已经跑了回来,红头发都微微有些散开,她先看了看索尔,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才接着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名叫爱莎的女孩,她很可能和洛基有一定的关联,我觉得是血缘关系,她也绝对是或多或少知道这一条的。”

敲下键盘的黛西松了一口气,从椅子上转过身,同时刺耳的警报也停了,“解决了,九头蛇的一次小打小闹,没造成什么危害,至多算是个惊喜。”

“那他们为什么想方设法篡改了十级加密的文件,就是想要给我们个惊喜吗?”看着警报解除,寇森也稍微放下点心,但是随即就发现了,隔离仓里的爱莎正对着镜头微笑,口型正是“surprise~”

当索尔和其他人来到隔离仓前的时候,爱莎已经自己打开了门,站在门口,指尖跃动着蓝白色的电流和火花,她看着众人,语气平静,“受宠若惊。”

“爱莎,我是阿斯加德的索尔·奥丁森,”雷神来到最前面,电流变化他也最熟悉不过了,“这么说吧,你很可能是我弟弟的血脉,如果确认了的话,我需要带你回阿萨,那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而这下她沉默了许久,只是望着索尔,没有说话。

“如果你真的是他的女儿,他的罪行也与你无关,我不想让我们成为敌对面。”娜塔莎也走上前来,她强烈的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她一定是在哪里见过爱莎,在哪里和洛基谈过话。

蓝绿色的眼睛带着十足的警惕四下看着,指尖不停梳理鬓角的碎头发。爱莎现在是金色的头发,比黑头发的样子看起来更成熟一些,也或许是因此她才会用这个外表去上班。

罗曼诺夫特工捕捉到了她没太藏好的焦虑。或许现在爱莎看起来很镇静,实际上心理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娜塔莎先示意寇森让埋伏的特工都先退下,接着试探性的向前走了几步,“别这样,爱莎。”

她的眼角有些红了,垂下头迅速眨了眨眼,随即重新高傲的稍微扬起下巴,眯起眼睛,舌尖舔了舔嘴唇,“现在无论如何你们都不会放我走了吧。”

沉默许久的博士忽然开了口,“爱莎,你还记得我吗?”

娜塔莎又获得了几秒钟仔细观察的时间。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但爱莎的眼神已然表明,她认识史特兰奇博士,正如同她认识这些理论上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类一样。

一定有什么事情,被所有人都忘掉了。

“别害怕,别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有些问题要问,”索尔也放下了锤子,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像是生怕惊动了蛰伏的小鹿那样,“到我们这边来,好吗?”

而爱莎摇了摇头,突然转身向着出口的方向跑去,一时间本来都已经退回暗处的特工们又围了上来,娜塔莎连忙示意他们不要乱动,自己迅速追了上去,伸手去拉爱莎的手腕。

触碰到的一瞬间,在意料之中或者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爱莎的身体变得透明,然后迅速消失。

在场所有人,除了索尔和博士都愣了一下。

“是幻象,她本人已经不在这里了但是不会跑出太远。”对这种伎俩已经习以为常的索尔迅速解释,他在心里已经认定了爱莎的身份。

奇异博士的法阵速度更快。但是当众人追到基地门口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黄昏中,一架不属于神盾局的昆式战斗机早就已经等候在地面上。

猎猎的风里,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人站在战斗机旁,似乎就是在等着爱莎。

而被等待的姑娘正有些踉跄的跑过去。

醒目的九头蛇涂装在机翼上耀武扬威。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爱莎怎么会和九头蛇有联系?”黛西不禁疑惑的发问。

而娜塔莎仍旧镇静自若。女特工仔细看了看等在那架飞机旁的白衣人,转头向寇森说道,“看起来爱莎是不能强行带回来了,追踪这架昆式,再查查这个女人。”

索尔本想提着锤子追上去,但还是迅速冷静下来,“据我所知我弟弟和九头蛇没有什么瓜葛,但是他们如果通过某种方式已经和爱莎建立了联系,那事情就有些复杂了。”

“那他们想要爱莎做什么?”

“我觉得她有自己的计划。”娜塔莎和其他人一样,只能看着那架昆式启动隐形技术,消失在空中,“就算不是邪神的女儿,她也是诡计的小精灵。”

 

史特兰奇博士拿出了一个小箱子,放在桌面上打开。里面是一个更小的保险箱,和一个防护严密的文件袋。接着他取出小保险箱,解了锁,打开盖子,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盒碎冰,一个小试管埋在冰里面。

“这是?”索尔发问。

“我在我的一个当储藏间的镜像空间里发现的,这些东西并不在列表上,我也不记得有这个箱子,”博士用镊子夹出来那个试管,“这里是一份未知的血样,我取出来了一点点做了试验,结果表明血液的主人并不是地球人类。作为医生,我收集的血样都应该写上编号,但是这支没有。”

“博士,”这时娜塔莎发问,“您是觉得这份血样可能属于阿萨的什么人吗?”

史特兰奇博士点头,“我作为地球的法师,负责监控来自其他世界和维度的任何访客或者别的什么,”随即他又打开文件夹,里面是几张写满某种文字的纸,“这是一篇使用阿萨语书写的笔记和阿萨语与英语互译的说明。”

索尔立刻接过去看了看,随着目光游移,他的双手开始不住地颤抖,“...这,这是洛基的笔迹!”

“我不记得我学习过阿萨语,但我确实能读这篇笔记。如果它是属于洛基的,”博士稍微迟疑了一下,“那我可能是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果我们忘记了什么事情,那是我们自己没有办法证明的。”心中那份不安又蠢蠢欲动,在一旁的黛西也忍不住插话。情况特殊,他们这些等级不够的特工也被允许参加会议。

娜塔莎赞许的点点头。“她说的没错。我也有忘记了什么事情的感觉。”

歌剧院之夜,和邪神的对话真实存在吗?

那份天空崩塌的绝望又是从何而来?

“魔法做得到。”史特兰奇博士将血样重新放回冰里,“如果有足够强大的能量支持,魔法甚至可以逆转时间。”

 

与此同时。

“吓坏了吧。”白风衣的女人坐在爱莎旁边。昆式的机舱比较宽阔,座椅都在两侧,配备着极其结实的安全带。她有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肩白发,一侧梳起来,整齐的贴在耳后。

爱莎接过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她不知道九头蛇,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但能离开神盾局的监视,一切都可以以后再说。

“少校,甩掉追兵了。”驾驶员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她答应了一声,转过头继续下达指令,“不回基地,改道去柏林。”

“柏林?”爱莎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偶然上了一条什么贼船,不过血管里流着的可不是平常人的血,她总会有方法安然脱身。“好远。”

少校的脸上有种不太自然的僵硬,缺乏表情。但是言语里还是能听得出来她带着好意,“是趟长途旅程。你先睡一觉我再和你解释,还是现在?”

“现在吧,我在隔离仓里睡了足够长的时间。”

“好。”接着少校整理了一下头发,重新看向爱莎,“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已经被认为站在了九头蛇这边。”

“你们想要什么?我这里可没有宇宙魔方。”

“问题是,你想要什么。”少校的虹膜偏向一种奇怪的红色,相对于正常人来说,她眨眼的次数也很少,非常奇怪。“你从逃出神盾局,上了这架飞机开始,就已经有想要做的事情了,不是吗?”

爱莎稍微偏过头,头脑里警惕的神经一直绷紧着,“那我们可以合作一次,少校。”

“我们想做的事情恰好顺路。等到了柏林我们要先取一点东西,去见少校,然后去斯图加特。现在我不能告诉你所有事情,希望你理解。”

“去见少校?”

她稍微笑了一下,继续说,“我是少校,但我也不是少校。你去见到她就会明白了。好了,我知道现在和你架构信任还有点困难,所以我先坦白我这方面的一些事情。”

“至少你没有跟我说一堆没用的寒暄。”

“我们注意你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没有去打扰你的生活,绑架完全是意外,你相信与否我也没法拿出更多解释。”少校叹口气,身体坐的很直,风衣上也没有什么褶皱,“你有这不属于这个时间节点的记忆,对吧?好,”她又停顿了一下,“同样,少校也拥有着另一段记忆,来自那个已经毁灭的世界。

沉默的听着,爱莎让自己脑海深处那些碎片重新浮起来,当然,那是个十分痛苦的过程。她不由得握紧了安全带。

“你想救你的亲人,而我想救我的孩子。”

 

这次投影在大屏幕上的,是一份非常陈旧的扫描文件。

“茱莉叶·海德里希,”黛西皱着眉,仔细看着文件上的旧照片,“差不多就是带走爱莎的那个人。”

“但是这个茱莉叶还是黑头发,”娜塔莎接着说,“而且她是特工卡特那个时代的间谍。”

“还已经被枪决了。”最后说话的是寇森。“我可不希望这又是一个怀特豪尔。”

史特兰奇博士的眉头却是阴云密布,“所以,在现在这个时间线上,排除纳粹科技可能性的话,茱莉叶不应该存在,至少也不是活着。”

将另一份文件打开,黛西继续发言,“另外我和其他人将数据库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爱莎的更多资料。她12岁之前的记录完全是空白,就像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孩子。”

菲兹和西蒙斯此时也回来了。西蒙斯将文件放在桌子上,她看起来稍微有些激动,脸颊微微发红,“无名血样和爱莎血样的比对结果出来了,虽然都不是属于地球人类的样本,但我和菲兹改良了PCR的试剂和条件,最后获得的亲权指数...高达107,也就是说,基本上可以认定,无名血样的主人是爱莎的母亲。”

“母亲?”在场所有人都诧异了一下。

西蒙斯点点头,“是的,血样的主人是位女性。”

林肯提着一个书包走进门,在众人的瞩目下将一堆书本倒了出来,接着他扒拉出来几张素描纸,“爱莎的书。但是她有很多张素描,画的全都是同一个地方。”

有铅笔也有圆珠笔的,线条勾勒出一座建筑物的轮廓,理石柱子还画了一些细节。另外一些可能是建筑物内部,有着左右两行蜿蜒而下的楼梯。

“我记得这个地方。”娜塔莎拿起几张画反复看着。

索尔有些不解,只是也去看看那些明显还有点专业水平的构图,“那她为什么会反反复复画这一个地方?”

“如果不是作业练习的话,那这就是告诉了我们,如果不是下一站,那也会是她终究要去的地方。”

“哪儿?”

罗曼诺夫特工抬起头,拿过平板电脑输入指令,画面几乎是瞬间就调了出来,“斯图加特歌剧院。

 

数小时后,德国,柏林。

少校提着刚从保险柜提出来的箱子,交给爱莎。“这是属于你的东西。”

“但是我不知道密码,”接过箱子,不是特别重,但也有些分量,爱莎想不出是谁留给她的东西,“打不开的。”

而少校只是稍微笑了一下,她的表情仍旧是有些僵硬,“是语音密码,想想这世界上还会有谁给你准备礼物。”

爱莎摇头。

“慢慢想。”少校示意往一个方向走去。现在正是当地的晚上,夜间的灯火慵懒而迷蒙。走了几步,她又忽然回过头,“你该换件衣服了。”


评论
热度 ( 9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