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Avengers&SHIELD】FileO84-SHIVA

编号:Anti-Execution-02

世界观:架空。经过了时间回溯之后,一切安好的现实世界。但是因为进行过回溯,造成了一些bug和信息遗失。对中庭和阿斯加德的故事线产生了很大修改。

Summary:爱莎被九头蛇带走了,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娜塔莎找到了爱莎的下一个目的地——斯图加特歌剧院。在这个对于复仇者们颇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斯图加特歌剧院。】

活在回忆杀里的基妹

【下一章要开始出血了。】


Part 3 Ash

 

斯图加特歌剧院。

时光仿佛已经静止,而烛火仍在跳动。

大厅里空旷的只有无源的音符飞舞,没有宾客,没有乐队。

爱莎发现自己正站在中央,璀璨的吊灯折射着灯光。低头看见自己身上正是一身墨绿色的晚礼服,带着浓郁的中世纪北欧气息。金色花结刺绣盘绕在领口与袖边,束腰后面拖着带子,在重量与华丽中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让这件礼服成为一件灵动的艺术品。

她知道有人在等她。

颀长的身影拾级而下,黑头发整齐的拢在脑后,稍微有些卷。黑色西装,搭着金色镶边的墨绿丝巾。薄唇轻抿,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绿眼睛里倒映出爱莎的影子。

她知道这是谁。

随即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梦而已。

而绿眼睛的年轻男子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掏出手帕,盏去爱莎的眼泪。

爱莎想扑过去抱住他,但又怕打碎了这个美好的幻象,哽咽着也说不出话。

父亲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女儿咬着嘴唇不去看他。

没有喧嚣,没有宇宙魔方,没有神盾局,没有九头蛇,没有时间。

舞步跟着音符转啊转,转啊转,烛火不曾熄灭,钟声也未曾响起。血和泪凝结成团块,阻塞住时间的齿轮,试图让一切再次重来。

 

当神盾局小队全副武装的走进歌剧院,严阵以待的时候,只看见泪流满面的爱莎看着箱子发愣,少校抱着肩膀站在不远处。

娜塔莎早就发现爱莎已经换了衣服。上次见面时,她还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T恤牛仔裤运动鞋高中生,现在,站在那的是个穿着合体西装高跟鞋,黑头发也好好打理过的九头蛇特工。

不过爱莎现在决定暂时不理神盾局。她记得幻象完全消失之前,洛基在她耳旁说的唯一一句话。深呼吸一下,胡乱抹了抹眼泪,蹲下身对着箱子的密码锁,轻声念出来,“Happy Birthday, Eisa.”

叮的一声,锁解开了。

“爱莎!”索尔来到了最前面,他还提着雨伞。

而少校迈步挡在了神盾局与爱莎之间。她看了看对面的阵容,接着摘下了墨镜。“欢迎各位的大驾光临,然后拜托诸位安静一点,前往末日的班车上不要喧哗。”

“茱莉叶·海德里希?”娜塔莎从容不迫的走上前,站在少校的对面。

她点了点头,“你觉得我是那个死人,那我就是吧。”随即她伸出拿着墨镜的右手,挡住爱莎,“罗曼诺夫特工。”

“我不管你又在策划什么阴谋诡计,你不能把你身后那个孩子拉下水,她是阿萨的人。”眼看着爱莎不作声,索尔心焦的想要再靠前一些,被娜塔莎拦住了。

少校回了个幅度很大的头,仿佛颈椎折断一样令人心悸,“爱莎,是时候了。”

被点到名字的同学已经擦干净了泪水,重新锁好箱子,站的笔直,虽然眼睛还是红红的。她看向索尔,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是阿萨的公主,不该掺和这些中庭人的事情...”

将头发甩到身后,一只手整理一下鬓角,另一只手提着箱子。爱莎稍微舔了舔嘴唇,再抬头的时候,眼神又变回了那种毒蛇般的阴冷,声音轻轻的但又像是含着刀子,“啊,伟大的索尔,奥丁之子,来中庭就是为了抓我回去吗?”

就算索尔忘了自己是谁,也不会忘了这个眼神,这个语气——雷霆之神难以置信的轻轻摇了摇头,小心试探着问道,“——洛基?”

像是看蝼蚁的那种极度嫌弃,她稍微扬起下巴,嘴角也勾起,眼睛却向下俯视,眉头微微皱起,“——他确实是我父亲,我一直都知道。那又怎样?”她又低下头笑了,“你又能把我怎样?带回神域关进透明展示柜,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身披枷锁直至腐朽?”

“不,你是阿萨的公主,”戳到了痛楚,索尔心底的回忆又被翻搅了起来,蓝眼睛里蓄着海一样清澈的苦涩,“别重复他的错误,别重演他的命运。”

停了几秒钟,爱莎抬起头毫不客气的还击,“那你在做什么,伟大的雷霆之神?”

“我们在阻止你,”然而这次回答的是娜塔莎,“阻止你在歧路上越走越远。”

“Ridiculous,”同样,少校代替爱莎做出回应,她看了看左手腕上的表,“你们怎么就能认为自己所走的路是正确的?”

“即便我们做着错误的事情,那是为了一个正确的目的。”

似乎是不满意这个回答,少校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双手也收回抱着肩膀,“好一个大义凛然。”

史特兰奇博士一直没出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

“无论你打算做什么事情,利用爱莎达成什么计谋,海德里希,我们都会阻止你的,”罗曼诺夫特工已经有了计划。她继续说着,但却在偷偷打量爱莎,“说起来,总不会是怀特豪尔让你从坟墓里爬起来的吧。”

“我想间谍对间谍,就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了,罗曼诺夫特工。如果只是因为我现在站在九头蛇这边,你就认为是我在依靠九头蛇,那我只能说,弱小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在茱莉叶之上,很可能还有一个更高的领导阶级,她只是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借着一层九头蛇的皮,瞒天过海。

那她找到爱莎是要做什么?那个箱子里究竟是什么?爱莎看到了什么?

“我谨代表那个已经毁灭的世界,向你们发出问候。”少校重新戴上了墨镜。

在场的其他人都困惑的皱起眉头。

刚才那种戒备已经慢慢消失了,爱莎眨了眨蓝绿色的眼睛,看向索尔,这次没有那扎人的嘲讽意味,只是拒绝和疏远。“我不会和你走的。”

“海德里希能帮你做到的,神域也可以。听我说,爱莎...”

但她就那样平静的和索尔对视,眼里波澜不惊的死寂,又灰暗的如同宁芙海姆的沙砾与白雪。这一刻没有恶戏,没有谎言,只有故事烧完剩下的灰烬(Eisa)。

索尔想起了在哪见过这个眼神。

 

“爱莎?...”

 

“就算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希望,你仍旧会去救你弟弟,不是吗?”一针见血,少校隔着墨镜看着索尔。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仍旧推断不出茱莉叶到底想要做什么。娜塔莎飞速的思考着,卡特留下的关于海德里希的资料非常少,从事迹到枪决也只有三页纸。且不论她是怎么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她能找到爱莎,并且还等在神盾局家门口,又明目张胆的带爱莎来歌剧院...到底有什么计划?不对,她已经做了些事情...

“按照你们的道理,为了所谓的‘大义’,做些错事也是可以接受的,”少校不紧不慢的继续说,她像是丝毫不在乎被神盾局重重包围的处境,“那你敢不敢,把亚尔夫海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说出来?哦,奥丁之子终于也有惧怕的事情了?”

不对,不对,这不是现在该谈的...娜塔莎忽然明白了。“你在拖延时间。”

“聪明。”接话的却是爱莎。传送魔法在拖延出的几分钟里已经预备好了,随着指尖的光芒在一瞬间发动。宛如黑洞一样的空间裂缝凭空出现,两个人迅速跳了进去,接着消失不见。

罗曼诺夫特工对此并不意外,并且她知道应该把接力棒交给下一组应对人员了。她叹口气,看见茫然若失的索尔,不禁感到一点惋惜,“...你弟弟的事情,我也很抱歉。”

亚尔夫海姆到底出了什么事?娜塔莎知道,作为卑微的中庭人,不应该僭越的提出这种问题,阿萨神族或许也不会回答。但是茱莉叶既然抛出了这一张牌,那就证明她也知道有关阿萨的一些事情。会不会是爱莎告诉她的?但爱莎自己的记忆都不完整...梳理一下,最终的疑问,还是指向了茱莉叶,她到底是从何而来,有何目的?

而索尔像是终于从痛苦的回忆里撕开一条口子,金发的神明用雨伞戳了戳地面,接着准备向外走去,“我该相信他的。我以为他又开了一次玩笑...”

生与死的玩笑?还真是邪神的风范。

“如果某一颗石子能让他回来,我会去拜访九界所有的星星。”

 

传送的目的地是黑森林外的某处空地。爱莎站稳脚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少校还是那副样子,连头发都没有乱一丝。但她拉了一下爱莎的胳膊,示意往前看,“小公主,看来你有接驾的卫队了。”

对付法师还是法师最在行,不错,等候在这里的正是史特兰奇博士,以及——钢铁侠史塔克先生。

“Well,我可是被弗瑞的一个电话吵醒,飞了半个地球才过来,”史塔克先生掀起面罩,蜜糖色的大眼睛似乎还带着点困意和起床气。接着他眨眨眼打量面前不远处两个目标,“所以最好还是让事情简单点,女士们。”

史特兰奇博士却没有画任何法阵,只是站在那,斗篷轻轻飘着。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习了一些阿斯加德的魔法,甚至还借助了洛基的笔记。如果所有人都有这种像是时间被剪掉一段的感觉,那这背后肯定有着某种强大的魔法。理论上博士是没有和洛基有过会面的,但他也有着鲜明的记忆画面——坐在博士自己的办公室悠闲喝着茶的邪神。

凭着那份笔记和圣所的记载,博士清楚的认识到,如果洛基已经远远超越了弗丽嘉,那么他就算不是宇宙总魔力最强的法师,至尊的名号给他也是名副其实。

但是他说不在就不在了。亚尔夫海姆到底出了什么事?

神明与死亡这两个词似乎永远不搭边,但神明却不是不朽的。

如果索尔不想说,那么洛基之殇将会永远是秘密。

而爱莎基本上已经确定是洛基的女儿。就算是在中庭长大,她也似乎是无师自通一般的能够使用这些简单的法术。

......那么就是说,如果她想,并且学习过了更高级的魔法,有足够的能量支援,毁掉纽约甚至整个地球都很可能只是打个响指的事情。

另一个方面讲,如果她想,她也可以动动手指,就帮助这个她长大的地方。

还真是邪神的风范。

“我刚想起来一个问题,”少校忽然转过头问爱莎,“你会打架吗?”

被点名的同学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回答的有些结巴,“会...吧?”

意料之中。少校无奈的摇头,“那你原地别动。”

然后爱莎点头,乖乖的拎着箱子站在一边。

博士被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搞得有些懵,但他觉得表现出这样也许能称之为“呆萌”的特性的,才是那个真正的爱莎。

“女士们,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动手,不管你是会打架的女特工还是不会打架的高中生。况且,这次还涉及到神域的王嗣,你们九头蛇,可是得罪不起神明的。”论物理装备,托尼是在场最强的,另外他还有博士这个法师当辅助,但史塔克先生也不打算轻易就交火。

“蝼蚁啊,神域就是九界最高的裁决者吗?”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少校意味深长的说着,随即她又看了看表,“简单点,我不为九头蛇或者神盾局什么的工作。如果你们知趣,最好让开。”

“漂亮。我会考虑把你挖过来,等下让佩珀给你的上司打电话。”

“抱歉我还不打算跳槽。”她抬起头,像是能看见天空中已经启动隐形的那些昆式战斗机一样。

对峙的工夫,博士已经架构好了结界。就算爱莎的魔法冷却时间能拖延过去,她们也不能用传送门逃离了。然后等着索尔过来吧,万一爱莎再次失控,能压制住她的恐怕也只有神域人,而且这是驾驶,外人不好插手。至于茱莉叶,在查清楚她背后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之前,神盾局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爱莎,我们对于你父亲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博士伸出手,但是并没有画法阵,只是想要谈判的样子,心平气和的说着。

而被点到名字的同学却像是用完了招数,站在那不说话,将话语权交给少校。

海德里希又在看表。她当然知道博士也在拖延时间等着索尔过来,“医生(Doctor),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确实如此,不过我也真的不想向女士开火。”重新扣上面罩,史塔克先生伸出手,张开五指。武器系统已经激活,亮蓝色的光芒在掌心闪动。

双方谁也不敢先动手,一是摸不清茱莉叶的底细,她敢自己一个人不带任何特工的就让爱莎出来,现在又毫无惧色的周旋,很难不去揣测她背后有什么准备。二来,碍于爱莎的身份,这让神盾局和复仇者们都很难做。

这时候贾维斯忽然报告,“Sir,发现敌机。两架未编号的B-2A,已调离战斗机编组进行拦截。”

“总不会是派最贵的轰炸机来接人的吧。”托尼嘟囔了一声。

茱莉叶笑了,“真慢。早知道就派架曙光女神。”随即她转向爱莎,“该你了。”

“Sir,两架敌机并没有飞入作战区,他们绕路离开了...不,sir,两架敌机分别空投了两枚导弹,已经锁定,即将发射拦截导弹。”

“我的天哪,这压根就不是来接人的。贾维斯,别追那两架轰炸机了,先处理这些导弹——”

谁能想到茱莉叶还有这一出。除了两架现身的隐形轰炸机,高空中很可能还藏着一整个战斗机编队。雷达是很难侦测到B2-A的,昆式在侦查和火力上都吃亏。

博士却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这算是哪门子的后援?既然机组不是来接人的反倒空投了几枚导弹,茱莉叶到底想要干嘛?

拦截成功,天空中炸出四朵烟花。

爱莎抬着头,像是在找什么,眼睛里闪着碎光。跟着就是突如其来,一拉少校,两个人极其默契的分头跑进黑森林。

当索尔跟着锤子飞过来的时候,正巧赶上博士追上爱莎,托尼和茱莉叶对峙。

爱莎身上蹭了些在树林里跑时带的灰,她左手仍旧提着箱子,右手将一把剑从地上拔出来。

空投的目的,其实是这把剑?不得已,博士凝起一个法阵,“孩子,你先把它放下。”

“我也不会和你打的,爱莎,”索尔仔细看了看那把剑,非常眼熟,像是阿萨的东西,但是想不起来名字,“别闹了,跟我回去。”

另一边的另一把剑,在茱莉叶手里用得行云流水。少校矮身躲过一枚微型导弹,接着反手上剑,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导弹宣告损毁。再闪身,离子炮擦着肩膀飞过,带得她的头发乱了几丝。

“我觉得你前世可能叫瓦尔基丽,”托尼倒不担心,他有的是时间和弹药,“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你最好也别打他们阿萨公主的主意。”

“那么英灵殿随时欢迎您,斯塔克先生。”

事实证明爱莎可能并不是不会打架,索尔认出来她持剑的架势是阿萨武术的。

那么谁会教她阿萨的剑术?

只有洛基。

“爱莎,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你解释...我们不该这样兵戎相见,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就算我,索尔做不到,阿斯加德也会帮你,你是我们的公主,别让九头蛇或者什么人误导你...像洛基那样,别重复他的错误。”真找不出什么话能说,看见她的眼睛,想不想起洛基都困难。一想起洛基,索尔心里就不住的钝痛。

痛的像是整个世界树的分量砸上去。

我该相信你的...

沉默了许久,爱莎终于重新抬起头,语气平静,“不。”

如果对面站着的是洛基,那索尔一定已经冲过去揪着他的衣领子好好质问一番了,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有那么一丝丝希望,索尔多想现在看见他的弟弟从什么地方走出来嘲笑自己一通,然后骄傲的炫耀他的女儿。

停下,不能这么考虑,试试站在洛基的角度,他想要什么?

王位,权利,以太,征服中庭,乃至九界...

不,不对。

“爱莎,给我们一个机会,一切都可以弥补的...如果有能救回洛基的方法,我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去尝试。”

那双小鹿一样水汪汪的眼睛转了转,像是思索着这些话的可信度,随即又看向手里的剑,“是吗?”

博士作为旁观者此时终于梳理出了一条线。爱莎的动机很单纯,只是想救洛基,就是这么简单。那茱莉叶呢?

娜塔莎的声音从通讯器中响起。虽然博士和索尔并没有配备神盾局的专业设备,但他们也都带了简易的耳机,虽然这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海德里希有一对双胞胎儿子。”

“听起来故事的结局并不好。”

另一边的娜塔莎停顿了一会儿,“确实是这样。”

“爱莎,”索尔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他再一次感到自己言语的无力,有成吨的话想要说出来,但是死活就是没有办法好好表达。他不是洛基那样擅长各种说辞的人,但是对于目前这个情况,索尔只能尽可能的不让自己说什么错话,“呃,你知道我很不擅长说话,不像你父亲那样有条银舌头....总之,回来吧,你是我们的小公主。”

只要少校不在身边替她发言,爱莎似乎就更容易听得进去话。此时她手里的剑也垂了下去,低着头,似乎在琢磨索尔刚才说的这些。事情看起来很有希望。

她在那,指尖轻轻摩挲的剑柄,这些小动作,索尔再熟悉不过。

回到阿斯加德,所有人都会接纳这位公主,她将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仙宫...

是吗?

然而博士察觉到了异样,空间和力场,有其他的什么人正在试图入侵结界。连忙绷紧了神经抵御这股未知的力量,但结界仍旧被撕开了一小条缝隙。

这就够了。

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黑点儿迅速扩大,具象化成黑色的刀刃,带着寒气飞射开来。

那股不详的气息,索尔也很熟悉。电光火石的瞬间他挥起锤子打掉飞向爱莎的刀刃,但没等那些矿物落地,他就听见一声脆响。

是那把剑碎了。爱莎的剑法仍旧生疏,但一定是学习过,在索尔给她挡刀刃的同时,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只是下意识,她也上前从另一个方向给索尔打落飞过来的东西,而剑身似乎非常不结实,没打掉几个就碎掉了。

无暇顾及,虽然博士已经重新架构了结界,但被打落的黑色物质又迅速重新构成尖利的刀刃,飞将回来。

扔了手里的断剑,爱莎闪身站到索尔的斜后方,不需要吟诵咒语,魔法几乎是瞬时发动——是黛西的振波,她用自己的方式学来并加强了。

三百六十度的爆破,黑色物质终于全部碎成粉末。

索尔转过头看着她,心里由衷的为她刚才的表现感到惊喜。看来爱莎并不是像她表现的那样抗拒他们。索尔似乎想起来这把剑叫什么了,然而没等他说话,一个阴冷的女音从那些碎掉的黑色物质中升起来——

“You are the offspring of Evil.”

心里仿佛一下掉进了约顿海姆的冰窟,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的索尔立刻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没见过这个声音的主人,但弗丽嘉已经告诉了索尔他出生之前的一些事情。

“是冥界之主——海拉?”博士吃惊的问道。

“See?You are a MONSTER.”

海拉继续说着。而索尔看见随着冥界之主的声音,爱莎看向四周,严阵以待的特工们虽然闪开了很远,但眼睛里都带着惊恐和畏惧。

...还有,厌恶。

难以理解似的,却又像是什么都明白,爱莎痛苦的皱起眉头,眼角已经发红了,提着箱子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一道雷电彻底让那堆矿物闭了嘴。年轻的神域之主连忙扳过她的肩膀,却看见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索尔再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弟弟,翻搅的苦涩让他喉咙发堵,“爱莎...爱莎!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

“感人至深。”此时少校和托尼又打回了这边。茱莉叶也是一身灰尘,她看了一眼,撂下一句冷淡的评论。

“和我打架的时候最好不要想着其他人。”史塔克先生当然不是打不过,只是他想看看这个少校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虽然我没演过罗密欧。”

同时贾维斯进行了报告,“sir,茱莉叶手里的那把剑,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可能性是槲寄生剑,米斯特汀。”

“雷神都见过了我想多一把神剑也不奇怪...那她怎么弄到的?”

索尔终于想起来刚才碎掉的那把剑的名字了——格拉姆,真实之剑。

爱莎挣开了他,分明眼睛里还带着眼泪,嘴角却是邪神气质十足的笑,“感人至深,啼笑皆非。你最近喜欢上怪物了吗?”

博士看到,从海拉的声音消失,爱莎的眼睛里就多了那种不正常的亮蓝色,和照片里洛基的状况一模一样。连忙改变法阵,试图制止爱莎的行动,但她的速度更快,抬手发动咒语将博士的法阵抵消。史特兰奇博士不由得大声提醒索尔,“冥后很可能想要控制爱莎!”

“我恨透了这种把戏!”索尔伸手去抓她的手腕,但爱莎头也不回的向后跑去。

一个红头发的身影及时冲了出来,拦在爱莎面前。罗曼诺夫特工矮身试图绊住她,但爱莎及其灵巧的起身,一个空翻落在娜塔莎身后。但娜塔莎是训练有素的特工,用最快的反应速度起身变换招式,接着就看见对方右手里已经多了一把从衣袖里甩出来的匕首。

“还不赖。”罗曼诺夫特工一甩头发,向前进招。同时史特兰奇博士的法阵也重新生效,现在其他魔法就算能发动,也不会有太大效果了。

索尔可能是不敢真动手,而娜塔莎就不至于有那么多顾虑,几个回合下来爱莎就已经挡不住了,虽然能在黑寡妇面前过上几招就是个很高的评价了。她不可能没有学过这些,但看起来缺乏训练和进一步指导...这些全都是洛基教给她的吗?最后回身刁住爱莎的右手腕驳落了匕首,跟着用力一带身一个过肩摔。

爱莎也和少校一样灰头土脸了。

“听着,我知道这很疼,但是我们不会伤害你。我知道你想救你父亲,茱莉叶想救她的孩子,不过一切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娜塔莎稍微弯下腰,“先跟我们回去,神盾局不是你的敌人。”

索尔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想去扶爱莎但是又拿不定主意,最后伸出大手去牵着她的右手,“相信我,相信我们,别让海拉影响了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黑头发有几绺贴在脸上,爱莎摔这一下疼的咬牙,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自知这次是跑不了了,她只是转了转眼睛看着两个人,左手的箱子一直没有松开。

娜塔莎也一直好奇那个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但罗曼诺夫特工想起来另一件事。伸手扶起了爱莎,接着帮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看向那双颜色有些不正常的眼睛,稍微俯下身,“Happy Birthday.”

爱莎稍微皱着眉,像是不认识一样重新打量她。

“今天是你的生日?!”后知后觉,索尔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只是拉了拉她的手,“啊,生日快乐。”

史特兰奇博士也走了过来,他先拍了拍索尔的肩膀示意他淡定,随即看向爱莎,“孩子,我们会帮你的。”

爱莎一甩头发,重新抬起头,像是怕光似的微微眯眼,眼睛里那种奇怪的亮蓝色暗了些。然后像是放弃抵抗一般伸出双手,箱子终于松手给了娜塔莎。“我跟你们回去。”

旁边的托尼用手掌的护甲握住了少校的剑,“如果换算成华尔兹的话,你跳的真不错,不过现在该曲终了。”

神盾局的特工也将茱莉叶包围了起来。

少校只是冷笑,然后放开了米斯特汀,接着慢慢向后退步。

托尼反手将槲寄生剑握住,他也不由得打量了一下这个在传说中出现的东西。

接下来的状况就出乎意料了,茱莉叶弯腰捡起来了地上的什么,史塔克先生看见那是刚才格拉姆的碎片,她看了看碎片,用它划了一下自己的手。

在两秒钟之内,站在那的茱莉叶,像是火烧过的纸片,在风里变成了灰烬,化成无数碎片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 ( 4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