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谢伊的日志(1,2)

琴总回来了。

第一天,第二天

 

这次车程是直达的,不用坐几个小时的火车再转几次不同的交通工具,直接到站。

谢伊拉着箱子,背着一个不怎么重的双肩包下了车。他有点后悔没在车上好好睡一觉,现在感觉有点轻微的头痛。

屋子很潮,被子有股风干瓢虫的味道,而且床板非常硬,玻璃窗上爬着歪歪扭扭的裂痕,几条发黄的透明胶勉勉强强给它盖起来。

门锁还是坏的,柜里的挡板已经掉了下来,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

“我还真不知道骑士团的驻地里有这么破的。”谢伊将背包放在床上,床板很不知趣的哼唧了一声。

驻扎在此的希基无可奈何的摊手,嘴里叼着半截香烟,“没辙,鞭长莫及,从这到镇子里也就半小时的路程,走下去就行。”

 

但第一天的计划在暴雨倾盆和连续的雷暴中被迫推迟,雷打的仿佛某个神明在找弟弟。好在阵雨来的急走得快,雨后的针叶树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

傍晚时分谢伊去了趟镇子里,走过泥土路和村落,农户养的狗此起彼伏的开始叫。吃了顿像样的饭,去药店买了药。

“我可不记得你也有这个毛病。”希基两手垫在脑后,靠着门框。

谢伊用勺子搅了搅杯子里可疑的内容物,飘出来的味道成功让希基退避三分,“可能是从我的前上司那里继承来的吧。”

 

药物发挥作用之后头痛显著减轻了,今天谢伊睡得很早。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的时候他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又躺到六点半才起来。

早饭很简单,也没法不简单。两个小时之后正式开始工作。

第一段路还算平缓,但在缺乏人为扰动之后,植被开始侵占林中的小路。苔草茂盛的如同崭新的拖布,砂石和枯木横亘在路当中。

然后路就开始倾斜了,最后陡坡接近四十五度,青石上长满了苔藓,又湿又滑。

针叶林下很暗,灌木植被也因此长势一般。午饭在一块相对平整的石头上解决,偶尔有雨,跟着让林下瞬间变暗的乌云而来。但很快天就放晴,林窗透下来的阳光是金黄色的。

三点钟的时候回到了驻地进行下一步工作,希基在一旁切西瓜。

晚上好好的洗了个头,虽然热水器的水龙头令人恐慌。以及抹了满手的炉甘石。

今天也早点睡吧。

评论 ( 2 )
热度 ( 8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