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洛基x你】Name(上篇)

总领:打脸是会传染的!

上篇:(已重新按时间顺序排好)

灵魂

你不修眉毛也是我最美的风景

英灵殿见

还能离了不是,将就过吧         

这个属于前期,是虐的,还有一个下篇。

BGM:SPIRITS

下篇将要用到的咒文出自:EXEC_COSMOFLIPS/.



“若我生而待宰,就请慈悲为怀,一了百了,永绝后害。”

 



“哈,难不成还真有人来看我这个阶下囚了?”

你站在透明屏障外面,怀里抱了一摞书。

洛基背着手在里边,居高临下看着,嘴角有一丝笑,但眼里的颜色冷的像冰。

二皇子闯了大祸,诸神之父震怒,派了索尔去把他抓了回来,现在羁押在阿斯加德最严密的牢房——很可能意味着永不见天日的无期徒刑。

神后弗丽嘉也求了情,但奥丁并没有动容。

当时你站在卫兵后面,远远的看见了他。

好久不见,小王子。

“我真高兴你还活着。”你将书放在一旁。

地牢里没有什么椅子之类的物件,一溜长廊,单间里关着的全是最危险的犯人。作为罕见的访客,你自然被其他牢房的犯人们作为无聊时的消遣盯着看。

有人向你吹口哨,但你充耳不闻,只是继续说,“你应该不记得我了。”

“我也想不到究竟是什么人,还有这份善心来看看我悲惨的境遇。”噙着那丝冷漠的微笑,他仍旧非常骄傲的稍稍扬着下巴,绿眼睛向下俯视,两手抱着肩膀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带着病态的苍白和神经质,“哦,该不会是仁慈的奥丁派你来看看我有没有痛哭流涕感谢他的不杀之恩?”

当年你知道他跳了彩虹桥之后先是震惊,然后为他哀悼了很久很久。后来奥丁召集了军队,你才听说他还活着,只是正在带着齐塔瑞人侵略地球。还是索尔求了情,没直接让军队过去,就他自己...好吧,彩虹桥还没有完全修复,暗物质也不足以传送军队——就索尔自己去了趟地球,把洛基押回来。

现在关在这永不见天日的地牢。

彩虹桥下是险象环生的星际荒野,他能活下来,得糟了多少罪啊。

看着没缺胳膊少腿,人还完整,你就也算是安了一半心。

你继续无视其他牢房的嬉笑,“我曾经是你的侍卫之一,神后指派的那批,只要她没有其他命令,我就现在也还是。”一贯的策略,最好的应对方法是别听他说这些有佯攻性质,实际上没有太大意义的话,保持自己的思路别被他带跑了。

“那是我亲爱的母后又给你了什么命令,让你来看看她可怜的小儿子?劝我应该哪怕有一丁点儿的感恩戴德,在这桎梏加身直至朽烂的牢底对诸神顶礼膜拜?”

你抓住了话语里隐藏的重点,但还是决定不要点破。“没有,是我自己要来的。当然你不会相信我。”

洛基满不在乎的嗤笑了一声,半侧过身去,像是有些不耐烦,“你这份自知之明真令人刮目相看,你也聪明的知道在我面前说谎是一件何等可笑的事情。”

如果跟着他的思路下去就会说的没完没了,赶紧把自己要说的说完,这才是避免他开始这种已经近乎成本能的,很可能也无意识的自我保护的最好策略。

或许他还是那个乖巧安静的少年,只是时光和境遇给了他一个名为银舌头的官衔。

只是这一路回来,他的那些最阴暗的部分,全都被生生剖出来,血淋淋的暴晒在刺眼的光芒下了。

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好的伤,即便愈合,也会留下疤痕。聪明如你当然不会贸然的进行尝试,这需要时间和耐心。

你不会放着他这样坐视不管。

“多谢夸奖。你的寝宫现在被封了,我拿了你的一些书过来。”指了指放在旁边的那摞书,那是你在看守宫殿的无聊岁月里翻阅过的一部分。只是看起来磨损更多一些,可能是洛基更喜欢这几本吧。

“啧啧啧,真是贴心呢,我该不该高兴还有个恪尽职守的侍卫能有心来看看我?讽刺。等我跟着这些书一起烂成白骨和泥浆的时候你会不会也来记得给我收殓?”

总是歪曲他人的善意。不能说你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现在只能忍让。你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说。

这得要多少个疗程才能治回来啊。

洛基眯眼看着你,像是在这些言语伤害带来的成就感里意犹未尽,舔了舔干裂的薄嘴唇轻笑一声,在屏障后看似悠闲的来回踱步。“哦,我知道了,同情我这个失败者吗?真是不胜感激。”

虽说当初被分配到护卫队你有一万个不乐意,但这是弗丽嘉的命令。虽然二皇子在他的少年时代里闯遍了阿斯加德所有能闯的祸,神出鬼没难以捕捉,而且通常他身边都有索尔给他背锅,但你也算是恪尽职守,掉的头发越来越多。

抬头不见低头见,无数个日夜,算不上耳鬓厮磨。

——他这个人,其实不坏的。

但这些话确实很令人难过。洛基不会相信别人对他的善意是真心的,虽然从心底渴望着,但也总是被有意无意的自我防护无情反驳回去。

你得让他知道这件事。

“看来我说对了?”洛基露出一个微笑,一点好感都没有的那种。他现在基本没有什么魔法可以用了,但是这个人本身就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你一直没回话估计让洛基以为你是怕了他了。他又咂咂嘴,十分惋惜一样轻轻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你,“啧,感人至深。”

你得让他知道他这样是不对的。这很伤人,但你只是个没有什么地位的侍从,就算他现在是宇宙级的战犯,也还是阿萨的二皇子,亲不亲生都无所谓,你不能对他无礼,但你可以用行动告诉他。

“您再没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就不会再来了。希望您原谅我的僭越,告退了。”于是你抬头直视着洛基的绿眼睛几秒钟,接着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洛基多聪明啊,既不失礼仪又非常有效的潜台词当然听得出来。

“慢着——”

看起来应对策略生效了。

说不出是意外还是不意外,难得有人能和他说说话,洛基或许也不想让这次谈话时间这么快就结束——或者再好一点儿,他意识到了你在生气,而且你的生气不会带给他什么愉悦,再严重点就是你以后不会再来看他了。于是你停下脚步,转回身看着他,“您还有何吩咐?”

“我记得你,”他收敛了一点儿气焰,但是依旧很嚣张,仿佛他才是站在牢狱外面的那个,而你身陷囹圄,“既然你还是我的侍卫,那就还要听我的命令。”

“如果要让我放你出来的话,抱歉我办不到。”

洛基悄悄瘪了瘪嘴,偏过头去不看再你,“算了,你走吧。”

“如你所愿。”你当然没错过那瞬间的小表情,但也没说别的,转身往外走。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步。

五...

“——回来!”

你听话的再次停下,转回头去看着他。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你总不会无礼到不告诉我吧?”

“我没有什么被记住的价值,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你回答。

“胆子真不小,难不成你没听说我的所作所为?”很有效的威胁。

有谁不知道洛基的丰功伟绩呢。但即便如此你仍旧愿意来这里看看他,“叹为观止。关在这里一点都不过分,王子殿下。”

“呵,看来你还挺高兴?是啊,谁不高兴呢,作恶多端的邪神终于被关起来了,在这个展示柜一样的牢狱里等着被参观?”

“我只高兴你还意识到了自己在犯错,王子殿下。”

你觉得其他牢房的危险人物们已经准备好足量的爆米花准备看戏了。

或许还在怂恿你们打起来?

“我错就错在相信了一群蠢货,白白浪费了我的计划!我本可以做到的!我可以做到的!”

站在原地,你看着他焦虑不安的来回走动。

一拳打在透明屏障上,磕破了指关节薄薄的皮肤。“我本来可以!...”

你安静的等他说完,重新恢复平静。这才开口,“你相信你自己吗?”

这个问题却让他诧异了一下,随即洛基重新认真的上下审视了你一番,他又恢复了那种冰冷的镇静和狡诈,“你绝不是个普通的侍卫,对吗?”

“如果说有哪里不普通,那就是我属于你的麾下。”你回答。

你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除了你是唯一一个留下的侍卫这一条。

也可能因为你不是个彻头彻尾的阿萨人,所以有时候也会有不同的想法。

或许洛基已经忘了但是你会记得,他在得知自己真正身世的那天晚上,究竟一个人在宫殿最高也最荒凉僻静的角落喝了多少酒。

喝多了才肯说实话吗?当时你只是安静的靠在另一侧的墙上,洛基不知道你在那。

“母后告诉你了什么?”绿眼睛紧盯着你不放。

有那么一点儿也是因为他在你心里还是有些特别的,远远算不上喜欢就是了。“神后没有再给我吩咐。”

“书房右手边第四层书架,右边第十二本书,明天给我拿过来。”洛基像是知道直接继续审讯你是再也没法套出来什么话了,于是给你下达了指令。

你眨眨眼,稍微思索了一下,“《COSMOS》,很旧了。”

“第五层右边第三本。”

“《Spirits》。”

他似乎有点难以相信你知道他书架上每本书的位置。“第三层,左边第十二本。”

“如果不是在我接手之前有人拿走了,那第三层就只有十一本书。”

洛基看着你的眼神有点变了,你也说不准是好是坏。那种戒备和抵触松动了一点,但仍旧不肯融解。

或许正是从这个时刻,你们才开始正式认识彼此。



抗えぬ運命と決きまっているのなら

如果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私はあなたの為に生きたい

那我想为你而活下去




不,作者突然改主意了。flamma-神托の炎

评论 ( 9 )
热度 ( 83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