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莫莉甘事件簿


#本次活动由博客17877001926发起!

#群的门牌号是656765640

莫莉甘事件簿


值夜的水手唱着七荤八素的小调,跟着挂在桅杆上的灯一起微微摇晃。极圈以内漫长黑夜统治着海域,还得同时挂好几块怀表才能知道准确的时间。

借着这点灯光,炭笔在笔记纸上沙沙的写着什么。本子很旧了,用完了将近三分之二,还剩三分之一的内页在侧面呈现淡淡的米黄色。

“还在写?”戴手套的大手扒过笔记上端,手的主人也凑过来看,“去船长室写多好。”

“我得在甲板上盯着点,还不知道这片海里有没有东西。”莫莉甘把笔倒过来,用笔头将摁在本上的手指头轰下去。

于是谢伊收了手,见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正大光明的凑过去看,“又是之前那种幽灵?...你这样算来算去的,还是在算画像的密码?”

点了点头,将最后算出来的一串数字画圈标出来,合上笔记。“希望不是,到现在我没有感应到这片海究竟有没有其他幽灵船,不过小心为上。”说着,莫莉甘抬眼向远方浮着碎冰的海面望了望,“到下个站点还需要十个小时,Captain你最好去休息。”

“我还是睡不着,这不就又到上面来了。”

“你从纽约回来之后就有点不太对劲。”

谢伊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收回手靠在护栏上,也转头看向远方。天空中还有北极光。“可能吧。说起来,现在你收集到了这么多画像,到底是为了什么?”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收起笔记,她也把小臂交叉,垫在护栏上往远处看,“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追查的事件之一。”

“你们?你是说,你和其他...姑娘们吗?”

莫莉甘点了点头,转过身来,“Captain,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站在这?”

“诶?”一愣,眨巴着眼睛,花了几秒钟谢伊也没太能理解这个问题,“啥?”

莫莉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呼出的白气慢慢消散。“暂且不说船灵存在与否对水手来说还是个颇具争议的问题,我现在站在我自己的甲板上,没有任何人,包括你,对我的存在和出现感到困惑和异常,你们都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对吗?”

“这有啥问题吗?”

“哎——”像是无可奈何又感到好笑一样,她用指腹摩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修改认知的魔法,你自己是察觉不出来的,算了这不重要。”

可能是要确认眼前人是不是真的,谢伊摸了摸莫莉甘的头顶,又绕过去看看她披肩上和船帆一致的纹样,最后点了点头,“我对这些事情接受程度还是比较高的?”

“那你接下来就要试着去接受船灵也有少部分男孩子这件事情了,虽然他们经常会被其他姑娘套上裙子和假发追着跑。”

也忍不住笑,谢伊的肩膀也松下来,“你倒是没怎么提过你的朋友们。”

“我算是例外情况...”而莫莉甘稍微迟疑了一会儿。“平时也都在自己的海域上跑来跑去。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给你引荐,比如Peregrine这种大波法国妞,Shea,一个平胸冷淡的女海盗...”

“佩瑞格林?是不是那个...艾琳德卡洛琳的旗舰?”

莫莉甘稍微点头,接着说下去,“卡洛琳世家的故事很少有人不知道,特别是卡洛琳双胞胎姐妹,爱伦和艾琳,虽然都英年早逝。”

“真是太可惜了。”摇摇头,谢伊轻轻叹口气表达惋惜。

“但没有几个人知道艾琳是为了帮刺客拦截圣殿的舰队,才搭上了自己的命。”

听到这句话,原本靠在那的谢伊倏地站直了身,“你是说,她和刺客有关联?”

“因为威廉加入了刺客组织...那是个很长的故事了。这是大西洋和加勒比海上,刺客和圣殿争端的第一个牺牲品。”

“还有更多,还会有更多。”

“是的,但我们无法干涉这些人类社会的事情...毕竟我们也只是船而已。等到你老得走不动了,坐在火炉前抱着孙子的时候,我或许已经在海底慢慢长藤壶,要不就是跟着Shea满世界找画像和匣子。”

伸手扳过莫莉甘的肩膀,谢伊弯下腰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好姑娘,我绝不会让你沉的。”

而莫莉甘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就算我有朝一日退休了也不会把你交给别人的。”

“到那时候再说吧。”莫莉甘推掉肩膀上的手,接着指了指远方的天边。“北极光。”


评论
热度 ( 21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