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îrlos

所有在我消息中看见的d5相关ID全部无条件拉黑。
还有,不要轮我lof.


琴。辣鸡文手,三流手艺人,不入流画手。

愿你与你所爱之人余生安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再想知道。

感谢喜欢,食用愉快。

【洛基x你】北极光(终章)

总领:打脸是会传染的!

上篇:(已重新按时间顺序排好)

名字是最简单的咒语 上篇 

 名字是最简单的咒语 下篇

灵魂  

你不修眉毛也是我最美的风景 

 英灵殿见  

还能离了不是,将就过吧  

Bella Stella


BGM:媛星

        北极光




战后会议从早晨一直开到下午,你当然不在与会名单里,无所事事只好拿着本书看。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一切一往如常。

午后的阳光从雕花窗户里落下来,你单手托腮,另一只手翻动书页。没人过多的关注你的身份变化。虽然其实还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人干涉你,自由的宛如一只孤雁。

“咪...”

不知从哪来的小黑猫无声无息的溜过来,用爪尖挠挠你的靴子。

你没动。

小黑猫又绕着你的脚踝来回蹭了蹭,得到默许之后勾着衣料爬上你的膝盖,毫不客气的在大腿上落座了。

放下书,扣在一旁。你伸手挠了挠小黑猫的下巴,像是十分受用,小家伙在你腿上趴下翻过身,肚皮朝上。

呦呵,撒起娇了。俯下身亲亲小黑猫的脑门。他用带着肉垫的小爪子够你的手指,你也让他抱住,顺便捏了捏。手感不错。

尾巴也圈过来绕着你的手腕,咪呜咪呜的一直向你讨好。

咋了这是?你不禁笑出声,手里继续给他挠挠肚皮捋捋毛,看起来受用得很,猫耳朵都服帖了。

指尖搔过柔软的毛皮。腿上毛茸茸暖乎乎的一团。挠的舒坦了,他重新窝成个团子,管你同不同意就在你腿上补觉了。

于是你也没管他同意不同意就把书拿回来小心的靠在猫身上,尽可能轻的翻动书页。

——于是一小时后索尔进门时候撞见的,就是这么个奇异的画面。

“原来你在这。看见洛基了吗?”示意你不必站起来多礼,年轻的阿斯加德之主走到近前向你问话。

根据方向来看应该是从会议室那边过来的。索尔的脸色稍微有点阴沉,就像晴空万里但是悄悄飘着几朵乌云。你伸手摸了摸腿上小黑猫的脑袋,另一只手把书尽可能摊平。“没有。他不是应该在和你一起开会吗?”

而索尔没立刻回答,像是斟酌了一下词句,“确实是,不过会上出了点事情,他一个多小时前就离席了。”那双蓝眼睛宛如不见底的深海。

“等会儿你去书房看看吧。”自知之明。不用想就知道这会开的不太愉快,你虽然不参政,但是也难不沾些边边角角。

索尔点了点头,“我也真是没料想到还会有人拿陈年旧案来说事。不用猜都知道洛基肯定会找你的,说起来...你们还不正式宣布一下?”

“在那之前我得和他谈谈,我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感谢好意,陛下。”

“我弟弟他...”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大咧咧的坐下,装作没看见你腿上还在装睡的小黑猫,索尔重新开口,指关节来回摩擦手心,但是许久也没组织个能妥善表达意思的句子,只好笑着叹了个气,“...我是个最差劲的哥哥了。”

你决定保持沉默让他继续慢慢说。这不是个平平常常的对话,你们也都知道。

“过了这上千年,我发现我仍旧离他的世界太远了。”

感觉到腿上的爪尖动了动,你安静的继续听着。

“每次我试着去理解,都追不上洛基变化的速度。但那么多次都一起撑过来了,以后也会一样的。”

不一样了。

“我们都变了很多,不再是莽撞懵懂的少年...如今更重的担子落在肩上,阿斯加德乃至九界的未来都还是未知数。”

大局已定。

“但阿斯加德会永远站在洛基这边。”

“I love you the same brother. ”爪尖搭在你的指腹上,你用着洛基的语气替他把这句说出来。

“其实我挺好奇的,在我印象里我弟应该是个挺招姑娘喜欢的类型?”

话题转得有点快不过你也习惯了。“确实,看被悬赏的情况应该是伤了不少小姑娘的心。”然后你果不其然的感觉到腿上的爪尖收紧了一下。

“跟着他这么多年也是辛苦你了。”索尔也笑,眉眼弯弯,灿烂的如同外面的天色。“我也希望你们能安定下来,全神域都知道洛基和你的事情。”

你想了一会儿该怎么回答。手里有意无意的继续捋着小黑猫的毛,他也在等你的回答。“再过几天估计全九界就都知道了。”

“你早就已经不再担任指挥官,除了最开始母后给你的那个也没有其他责任,还有什么顾虑?”

“倒不是顾虑的问题,只是或许因为我和洛基是一路人...”确实如此,你们俩的性格中有些成分很接近,另一些部分可以说是互补,“就像你和戴安娜。”

金发的阿萨之主笑出声,还似那个有些粗枝大叶的青年。而他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肩负着神域乃至九界的责任,“你俩简直天生就是神作之和。好了,我去书房看看。”

索尔起身道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你又拍了拍小黑猫,他最后又挠了你的腿一下,才肯跳上窗台下去了。

你笑着叹气,重新拿起自己的书。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洛基就坐在你旁边,但是你们俩谁也不说话。直到太阳穿过了云层,从山峦的侧边投下金光,他才悄悄握住你的手。

“我...”

“你...”

结果你们俩同时开口了,话音撞在一起,你跟洛基相视一笑,又都稍稍别过头去。

他微微倾身过来,另一只手覆上你的脸颊。呼吸交织在一起,接着洛基扣住你的后脑勺,终于吻了下去。

晚霞之上浓重的云层折射出不同深浅的光芒,像是破碎但又遵循着某种秩序的油彩。远方的山峦只剩下黑色的剪影,炽烈的红与金从后面迸发出来。

“你在看《断头王后》?”洛基用手指卷起你的一绺头发把玩。霞光落在他的脸上,给眼睫投下阴影。

“嗯哼,中庭的历史非常有意思。”

光芒直接落进澄澈的眼底。虹膜里干净的绿色像是也在呼吸。“你可是约顿海姆的王后。”

“总不会是在担心我也会挥霍得财政赤字?”你稍微睁大眼睛,“你可真能联想。”

“不是说这个。”又凑过来,洛基盯着你看,嘴角是不怀好意的笑。

你也笑,五指轻轻搭在他的胸口,象征性的推了推。“好了不闹了。”

松了你的头发,洛基收敛了些笑意,又像是有些局促似的扯了扯他自己的袖口,这才重新转过头。“我们该谈谈了。”

“正有此意。”

伸手扳过你的肩膀,先深呼吸了一下再说话,“——以前我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想要和谁厮守一辈子。”

“可能已经算两辈子了。”你回答。但是你知道这是非常严肃的谈话。“其实我也是。战死他乡是我想过最好的归宿了。”想着,垂下眼帘一笑。“但是。”

“但是...”洛基伸手将你抱紧怀里,下半句话挣扎了好久,“我...”

“然后现在直接就要结婚了?”

喉间的笑音低低的,令人安心。“我...”像是又自己纠结了一会儿,又放弃了脑子里和自己的争辩,“为什么我说我爱索尔的时候不会有这么难以启齿。”

“Melenas.”

有风。吹起耳边的碎发。“Melenas.”

山峦之后,云层之内的金红色愈发深沉。

“本来我是有很多问题想要和你谈谈的,但是坐在这却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有你在这,我也没有什么问题。”

“说起来...”

“嗯?”

“除了阿萨,你还想去哪?”

“你想带我去哪我就去哪。约顿海姆也不错。”

洛基稍微歪头似乎在考虑什么,指尖轻轻抚摸着你的脸颊,“我用了几千年的时间证明了我自己,但也证明了,我永远不属于阿斯加德。”

“谁又找你的茬了?”肯定是今天的战后会议上又出了什么事端。你也伸手覆上他的手背。

能言善辩的银舌头并非被时光锈蚀,只是他磨去了棱角,让一切在岁月里沉淀,不再任由着年轻和鲁莽撞得鲜血淋漓。“我不在乎了。反正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留在神域。”

“我跟你走。”你知道洛基想要的回答。轻轻描摹那千年不变的眉眼与轮廓,九界第三种无法触及的绝色。

洛基也像小猫一样贴了贴你的手。放下桀骜和自负,这个看似和情爱不沾边儿的人也有难得一见的柔情和温驯。

“倒不是说我曾经没考虑过以后...也许我也会走的远远的,去离阿斯加德最远的星系帮精灵们栽树。你当你的二殿下,井水不犯海水,如果你想的话娶个门当户对的公主...——不,我必须得离开,我做不到——”

“——说的就像我能看着你跟别人走?”声音和气息一并压了下来,邪神独有的魅惑,无法逃脱。“你只能是我的,谁都不能...”

“...我试过了,我做不到...”

“我想要的一切都可以不择手段的得到,怎么你就这么特殊...”那种压迫感烟消云散,伸手拭去你眼角的那一点点泪花,洛基靠过来贴上你的额头,“...别说了。”

云层愈发的红了。

发丝也纷乱的交缠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哦,那么就是说你一开始不和我说话是放不下面子?”破涕为笑。

洛基悄悄瘪了瘪嘴,用食指一点你的脑门,“你都知道为什么还用我说?”

“有些事情总是得说出来才行啊,毕竟咱俩是一个货色,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就是涮我呢不是,”你故意给了他一个白眼,晚风吹起一绺鬓角挂在鼻尖,“还有你啊,有段时间不是和安格波妲很好吗,我都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以为你不要我了啊!”

喉间那种低低的,令人安心的笑声。“所以你就想走?”

“你都知道干嘛用我说出来!”于是抡拳头锤他。

风似乎更大了。

阿萨最高的地方,阳光也在逐渐消失。

是该告一段落了。

“还怕高吗?”

“你在就不会。”

 

耳边呼啸的风带走九界的喧嚣。

即便没有羽衣,在这苍穹之中,你们也是最自由的信天翁。

那故事就先到这吧,但故事之神的故事当然不会结束。

The sun will shine us again.


评论 ( 9 )
热度 ( 79 )

© Mîrlos | Powered by LOFTER